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获救
章节列表
第一章、获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一章、获救 “喔、喔……”
百里云睁开自己朦胧的眼睛。虚弱的声音震颤着人的神经。
“你醒了?”传到耳中是一句清脆如同银铃般少女的声音。眼睛里就映现出,一个十三四岁,清秀少女的面容。面容如同荷花一般出水清纯,挂着甜甜微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带着关切,注视着他。
“你是……”百里云疑惑问道。
少女笑了,一笑脸上就露出两个深深地小酒窝。她用手捋着自己左面的一绺青丝,有点害羞地说道:“我叫赵水莲,你也可以叫我莲儿。”
“莲儿,”百里云念叨着,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姑娘。
他模模糊糊记得,自己母亲面对着黄池帝国皇帝的威胁,在成亲时候,从百丈台上一头栽落下来,血洒大地。自己的父亲就自刎在母亲的身边。而后,就是皇帝震怒。自己和自己的兄弟家人,被帝皇门追杀。
眼看帝皇门主那一剑破风呼啸而来,就要把自己穿心而过。这时候,忽然有一股无名的力量,把自己卷起来,电闪流星破空而去。从那时就失去了知觉。
“这是哪里啊,姑娘?”
“别姑娘姑娘的,我们小户人家,都是直接叫名字,你就叫我莲儿就好。这是赵国西边的魔山小镇。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这个莲儿小嘴叭叭叭叭,倒豆子似地挺能说。
百里云一听,立刻就明白了,自己被传送了千万里,早已经出了黄池帝国。这才把心放下来:“我叫李云。”
说着,李云想下得床来,但是,动了一下身子,根本动不了地方:“多谢姑娘,啊,莲儿的救命之恩。”
“你怎么说话文绉绉的,好像是读书的秀才。”说完莲儿嘻嘻一笑,还调皮的伸伸舌头,“不是我救了你,是我爷爷救了你。我爷爷大前天上山采药,在山峰顶上遇见了你。他老人家会医术,给你号号脉,知道你没有大碍,就把你带了下来。还没有大碍呢?你你这一昏迷,就是三天。爷爷出去了,就派我照顾你。”
“呵呵,公子莫怪,莲儿就是这么一个心直口快的孩子。你醒了。”李云听见一声略带苍老的声音,一位五十多岁,身穿麻布短衫的老者就出现在门口。这位老者长脸花白胡子,一脸慈祥。
“老丈说笑了,感谢老丈的救命之恩。”
“别动别动,呵呵呵。”老者看到李云想起来行礼,赶紧拦住。回头看看莲儿:“莲儿,爷爷捉了两条鱼,你去开剥一下,今天咱们就喝清炖鱼汤。爷爷最爱喝莲儿炖的鱼汤了。”
看着莲儿快乐地出去。老汉才看着李云说:“不知道公子怎么会落难到这山顶之上,虽说昏迷,却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外伤。”
面对着慈眉善目的老者,这又不是捉拿自己的黄池帝国,百里云就说了实情。
“老丈,我本是黄池帝国刑部侍郎百里阳的儿子。”
“百里阳,就是黄池帝国鼎鼎大名的青天大老爷,数小老儿眼拙,右有眼不识公子。”老人对于李云一脸的尊敬。
“您老也听说过我父亲。”
“百里公子有所不知,你父亲在咱赵国也是人人皆知的清官。我们赵国皇帝,励精图治,想要振兴赵国,自然就要推举治国安邦的榜样。你父亲就是皇帝推崇的清官之一。为此,小老儿也知道一点点你父亲的功绩。”
李云就把这一个月来,自己家突发的种种事情,一一道来。(见拙作《傲世狂刀》,这里的体系等等,和那本书有所不同。李云也做为一个新人来写。)
“白日不照吾精诚,杞国无事忧天倾。公子,看来你也没有其他地方可去,那就暂住在小老儿这里。我家里也只有莲儿和我两人,住在这个小山之上。倒也清闲。”
“多谢老丈,不过,以后还叫我李云吧。就说我姓李名云。”
“好好,公子你先休息。我去看看莲儿把鱼收拾得如何?”
“好香啊!看来这地方生活不错,鱼肉清香飘散多远。”
“就是啊,我们多少天没有吃过鱼肉了。”
“赵老爷爷恐怕知道我们哥几个今天要来,特意给我们做的吧。”
三个灰色短衫,带着家丁帽子的年轻人,嘻嘻哈哈,嬉皮笑脸地走上了这个小院落。
“赵爷爷您老知道孙儿今天要来收钱,特地给我们做的吗?”领头的十七八岁的小伙子,流里流气的看着赵山月,问道。
“哥哥,你看正好是三碗。”身后那位十六七岁一脸猥琐的男子,奸笑着说。
“我们哥几个,也就笑纳了。”说完端起碗来,拿起筷子就要吃。
“你们几个无赖,不就是仗着我三爷爷一点势力,就这样欺负人。”莲儿怒气冲冲喝道。
领头的男子,吃了一块鱼,吃喽喝了一口鱼汤,这才笑眯眯地说:“不错,就是你三爷爷让我们前来收钱的。我们也只是狗腿子,做做不了主啊。你们有什么事,可以找你三爷爷,也可以找你大爷爷,我们就关不了了。我们只是负责,收钱。”
“不要以为我们就是好欺负的,惹急了,我给我大爷爷说,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莲儿气得,小脸通红。
“是吗?这么多年,怎么也没看见你们给大爷爷说呢?”那人馋着脸问。
“嘻嘻,莲儿,想不到你出落得这么水灵,回头,你三爷爷家的表亲,会来向你提亲。你就不用这么委屈了。”那个猥琐的青年,猥琐地说道。
“啊呸,赵一贺,你姑奶奶也是你们欺负的。”莲儿生气了,劈口骂道。
几个人吃了几口,就把碗放下来,对着赵山月拱手说道:“二爷爷,今年的一百玄黄丹,你老还是交上来吧。”
玄黄丹是所有练体之人的食物,也是黄池大陆所有国家流通的货币。
这里肉身境界的人,吸收的都是玄黄气。玄黄丹就是提供玄黄气的最为基本的丹药。
赵山月笑笑,从屋子里拿出一个小袋子。这时候,那个猥琐的青年,走到门口看看,就发现屋子里床上躺着一个人。
他就阴嘻嘻说道:“二爷,每人一年五十玄黄丹,您这屋子里还有一人。今年应该交一百五十枚玄黄丹。”说完,他得意洋洋地摇着头。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就扇在了赵一贺的脸上。
“兔崽子,别太欺人太甚了。姑奶奶怎么说也是赵家直系血脉,你所仰仗的三爷爷,也是我亲爷爷的兄弟。我大爷爷还是家主,这些年,你们仗着三爷爷的势力,前来耍威风,我爷爷心灰意冷,不想和你们计较,你们就以为我们是泥捏的,可以随便揉搓吗?”莲儿显露出她泼辣的一面。
赵一贺本来恼怒的脸上,这时候现出来阴沉沉的表情。
“这我们管不着,有理你们和三爷爷和家主说都行,我们只是负责,收租子。你们这里有三个人,就必须上交一百五十枚玄黄丹。”
“好了,莲儿。这样吧,一个月后,我给你们准备五十枚玄黄丹。你们走吧。”赵山月叹息一声说道。
领头的一拱手:“二爷爷,我们也是没法子的事,您老人家多担待。”
“爷爷!你怎么这样子。”莲儿委屈地看着爷爷。
“丫头,没事。咱吃饭。”
看着莲儿端着粗瓷大碗,走进了屋子里。赵山月喃喃说:“老三,这么多年,你还是这种德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