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这是我的草药
章节列表
第三章 这是我的草药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三章 这是我的草药
离开他们所住的山麓,向西十余里。就是一个小山谷。
小山谷很小,也只有二三里地方圆。小山谷很贫瘠,这里除了突兀的黑色石头,基本上没有什么植被,也没有什么花花草草,谷底倒是有一处处的黑色土壤,由于干旱,连草也不怎么长。小山谷也没有什么泉水,只有山谷种央,有一处三件房大小得到小水塘。这小水塘却也奇怪,明明没有水源注入,也没有泉水水道。就那么膝盖深浅,在这炎热蒸发旺盛的夏季里,水一点也没有见少。
一对兄妹,背上背着草药篓子。手里拿着采药的工具。慢慢从这小山谷水塘边走过。
女孩鼻子使劲嗅嗅——嘶嘶——
“哥哥,这里有玄黄果的味道。”
玄黄果是一种二品灵药,生长在玄黄气浓郁的地下,只有成熟的时候,才能够闻到玄黄果的味道,顺着气味,从土层里跑出来。一枚玄黄果就相当于一百枚玄黄丹的价值。
“我闻闻,嘶嘶——”李云煽动着自己的鼻子,果然有一股土腥带着淡淡草药香气的味道,“嗯,还是莲儿有福气,多少人天天从这里过,也没有发现,你一来就发现了。”说着,对着那位扎着马尾辫子的女孩,伸伸大拇指。
“那是,”莲儿一脸的骄傲,却是在细心寻找。
玄黄果成熟的地方,都有一股浮动的幽香。这种果子,也只是一种二品药材,除了里面蕴含大量玄黄气以外,也有健脾、健胃、明目、提神的功效。这种药材并不是非常名贵。产量也多,所以在这魔兽山脉,就显得很常见。这就很少有野兽,或者低级魔兽守卫。
如果是三品四品草药,就是发现了,也要担心有没有厉害的守卫者。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把自己的小命搭上,这在魔兽山脉可是年年出现很多的血淋淋的事实。
这里是众人上山采药都路过的道路,一天之中,人影不断。没有野兽或者魔兽会守护在这里,这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更何况一出家门,就发现了一株二品草药,怎么说也是一件大喜事。
他们都在小心翼翼寻找。从这个小水池向西走了十五步,又向南走了十二步。就看见哪里的黑土有一点微微鼓起来。土上淡淡的飘着香味。
莲儿小心翼翼的把上面的浮土,慢慢拨开。一寸两寸,到了三寸之处,就看见一个拳头大小,土黄色的椭圆形如同土豆的东西。
莲儿的小脸激动地通红,这么大的一株玄黄果。恐怕可以换得一百五十枚玄黄丹啊。哈哈,有时候爷爷,采药两个月也采不到这么多。
李云看着这枚玄黄果,惊讶地长大了嘴巴。这么大的玄黄果。
他小心翼翼的用采药的铲子,把周围的土,弄掉。而后,用一支玉铲,顺着玄黄果的底座,慢慢铲下,这样子可以保证玄黄果的根部不受伤害,也可以保证玄黄果药效不流失。
莲儿,拿出来一个玉做的小罐子,轻轻地把玄黄果放进里面。盖上盖子,放在莲儿的药篓子里。两人高兴地,相对手掌,乒乒乓乓的拍了几下。
一起喊了一声:“胜利了。”而后就是一阵笑声。
“哼,笑什么笑。那草药是我的,你们偷了我的东西,就要还给我,还要受罚。”
“你胡扯,赵水廉,你这家伙胡说八道。”莲儿看见是三爷爷家的三孙子,就指着她的鼻子骂道。
“哼,臭丫头,这是我种在这里的一株玄黄果。我还没有收获,就被你偷走了。兄弟们说对不对?”他胖墩墩的脸庞,一脸的看不起。
那好几个跟着他的少年,是以他为首领。自然随声附和:“就是,偷了我们的药材,还想耍赖。”
莲儿气得脸庞通红:“赵水廉,你真不是东西,我们找到的药材,你居然不顾羞耻,要夺取我们的东西。我们都是赵家的人,有这么欺负自家人的么?”
他胖墩墩的脸上,再一次浮现出一缕不屑的笑容:“都是赵家的人。哼!俗话说:龙生九种,种种不同。在我们这魔兽山脉,以武为尊。不练武,练不成武的都是低下的人。少爷我今年十五岁,已经是三重入肌顶峰,即将进入四重入骨境界。可以说是练武的天才。你这黄毛丫头,也敢和少爷我相提并论。也能和少爷我成为一家人,我呸!”
他抬起手,碰得抓住莲儿挥动起来,要打他的小手,向外一送。几乎上十人之力,把只有二人之力的莲儿,推出去多远。
“还想在本少爷面前动手,真不知道,天高地厚。莲儿,我告诉你,赶紧把那玄黄果给我。我就放了你,还有这个小兔崽子。不然的话,别怪我不客气。”说完他那胖乎乎的小脸,显出几分狰狞的神色。
“啊,呸!”莲儿的泼辣劲上来了,“我就不信你把我莲儿能怎么样?”
“是吗?”他斜着眼问道,突然对那四五个跟班的说,“给我打,把那个小兔崽子,给我往死里打。”
这几个人不敢打莲儿,他们一哄而上,对着李云就下了手了。
“你们这些混蛋,土匪。”莲儿看着李云被他们拳打脚踢,一会功夫,就被打倒在地。
莲儿他们虽然说也练了二十来天的气劲,那都还是一重入皮的功夫,怎么比得上这些人,都是入肌、入骨的强者呢?更何况,他们都有武技在身。
莲儿想冲过去,帮助李云。她怎么也躲不过,赵水廉的阻拦。
就看着,李云在地下,被他们一脚脚不分地方的踢在身上。
砰砰砰——
没有轻重,不分地方。
莲儿急的眼眶欲裂。
“别打了,我把玄黄果给你们。行不行?”莲儿眼睛中流着眼泪。
“莲儿,你别,别给这些孬种。只要打不死我。总有一天,我会打得你们满地找牙的。”李云吐了一口嘴里的血,瞪着赵水廉,狠狠地说道。
“是吗?我好怕啊。”赵水廉装假怕怕的样子,而后对着李云的胸口就是一脚,一脚把李云蹬倒在地。
“你们太过分了。”莲儿拿着草药铲劈了下来。
他怎么劈得着这些人。
“够了。赵水廉,你闹够了没有?没有的话,我来陪你走几趟。”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对着赵水廉说道。
“谁乱管闲事?”赵水廉喊着,怒气冲冲,转过头来。看到这位大汉的时候,立刻脸上就是一片灿烂,“哟,大哥,你怎么在这。”
“哼!有本事对着钱家、孙家、李家的人耍横,对着自家人这么凶狠有什么用?”赵水刚教训他说。
“是这样的,我们发现的玄黄果,他们……”赵水廉还想狡辩。
砰——
P股上被赵水刚踢了一脚。“欺负人就是欺负人,哪里有那么多理由。”
赵水廉这一脚被踢得踉跄多远。
“陪他们五十枚玄黄丹,就当做是赔偿他们的伤势药钱。这一次,我就不告诉家主了。以后如果敢再欺负他们,那就家法处置。你好自为之。”
“是是是,”赵水廉从胸口掏出来一个小袋子,从中数了五十枚玄黄丹。来到李云面前:“这是赔偿你的医药费。”
却小声对李云说:“小子,你不会次次都有这么好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