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赠送
章节列表
第五章赠送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五章赠送
“这样吧,我就认为你是我一个记名弟子,你也认为我是你的记名老师,如何?”道爷慈眉善目,望着李云问道。
“晚辈求之不得。”面面对这样一位,善解人意,和蔼可亲的老者,百里云从内心深处,有了一种深深地信任,虽然相见时间很短。
“为师,先赠给你一粒丹药。”说着,就在他的手上出现了一粒红白相间的圆形丹药。红得透亮,白得晶莹,犹如万年无瑕血玉和白玉镶嵌雕刻而成。虽然是红白相间,也可以看到,这枚丹药玲珑剔透,宝光闪烁,李云这样不识丹药的人,都觉得爱不释手。一股清香弥漫开来,飘散到鼻孔中,李云顿时就觉得自己的精神为之一振,好像经过了一场洗礼。
“师父这是什么丹药?”李云看着这丹药显出兴奋地神色。
“这是日月大玄丹。用九百九十九种原料炼制而成的巅峰宝丹。也取九九归真的含义。是当年老夫花费一百三十六年,炼制而成。如果你是练体十重,就这一粒宝丹,足可以使你踏入神通境界。”
什么是神通境界,李云一点也不清楚,只是闻着这丹药的香味,李云就知道自己的力量和精神都有所增加,这丹药一定是好东西。
“来,上前来,为师为你种下。”老道摆手让他过去。
“师父,怎么种下去。不是吃了么?”李云边去边问道。
“如果你到了练体十重顶峰,吃了它,也行。只是现在你这小身板,吃了它,也消化不了。明天就会拉出来。白白浪费为师一百多年的功夫。”
老道说着手指一点,在李云胸口吃啦划开一条线,就破开了李云的胸腔,可以可见李云血红的心脏在嘣嘣嘣的跳动。
“师父,你这是要杀我。”李云脸都白了,额头上汗珠如同豆大,顺着面颊滚滚落下。他的身体完全被禁锢住了,动也动不了。
“哼,胡说八道,我要杀你,还用费事吗?一弹指,你早就灰飞烟灭了。”食指噌的隔断李云的动脉血管,而后把丹药安放在心脏里面,又把血管接上。手一拂,李云就见自己的胸口完好如初,连一点的痕迹都没有。
李云就感觉随着每一次心脏的跳动,都有一股温热慢慢流遍全身。顿时,就感到自己有无穷的力气。可以力拔大山。
“为师再传你一套练体决。”
李云就感到自己的脑海中慢慢凝结了一层记忆。就像是今生无数次反复记忆过一样,深深铭刻在脑海间。《日月阴阳练体决》: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鼓之以雷霆,润之以风雨,日月运行,一寒一暑,阴阳变异。
天地、动静、刚柔、日月、寒暑……领悟这世界上的一切方为阴阳,在拳脚中就是攻防、刚柔、快慢、胜败、高低……
感觉着这一套包括心法、功法、拳法、身法的练体决的玄奥,让李云感到瞠目结舌。
“呵呵,你感觉为师传你这一套拳法如何?”
“太玄妙了,简直是无所不包,无所不容。”
“呵呵,就这一套日月阴阳拳就足够你突破练体达到神通境界了。这一套拳法你慢慢领会,我在这第一间房子里,留下了一片练拳记忆,你随时可以前来观摩。为师和魔刀就留在你的丹田。”说完,老道消失不见。
李云猛然出了那片空间。就觉得一股热辣辣的阳光,照射在身上。自己就站在这个小山谷的空地上。
奇遇,这就是自己所遇到得奇遇。而今,有站在这光秃秃的山谷间,有一种不真实的梦中感觉。刚才的一切都仿佛是黄粱一梦。
脑海中铭刻的日月阴阳练体决,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哥哥,哥哥……”一声声带着焦灼喜悦惊叹的清脆声音,扑入耳朵。
莲儿一身麻布短衫,粉红的笑脸上带着斑斑泪痕,黑色的长发在脑后飘逸,飞奔到李云身边。一把抓住李云的手,上下打量。大概是要看看李云消失这么长时间,是不是有什么改变,或者是不相信李云凭空出现,带来的震撼。
地上有影子,握着的手实实在在的手。
莲儿看着李云,认识到了这是真的。就一把抱住李云的脖子,嘤嘤的哭泣起来:“哥哥,你怎么一下子就没有了,吓死莲儿了。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呢?你干嘛要和莲儿开这样的玩笑。”
李云听着莲儿絮絮叨叨的埋怨,一种被人挂念,被人关心,被人记在心里的柔情,弥漫在心头。就是钢铁在这样真情的体贴面前,也变做了千回百转的绕指柔。更何况是家庭离散,漂泊在外,孤独无依的李云。他把手慢慢地放在莲儿的秀发上,轻轻拍拍:“傻丫头,哭什么呢?哥哥这不是好好地吗?”
李云看看天,已经过了午时一个时辰了。莲儿在这里等了三四个时辰了。这三四个时辰,可以想象,莲儿是怎样的心急如焚。
“莲儿,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子了。”
莲儿抬起头来,转过头擦擦腮边的泪水,点点头:“嗯,你要再这样,我一口咬死你。”说着还露出她那尖尖的虎牙。而后,又不自觉地笑了笑。
“我洗把脸,”转过身来,却看见这地放早就没有了那一片三件房大小的水塘,莲儿四处打量,“水塘呢,这水塘怎么也跑了。”
原来是水塘的地方,现在是一片平整的黑色土地,就像是这水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师父,你把这水塘还原出来吧,让莲儿洗洗脸。一会在收回。”李云思维和师父沟通。
老道在刀里,嘿嘿一笑,笑声中带着一丝丝嘲笑还有喜悦:“小崽子——”不过这些,没有人知道。
池塘又出现在莲儿面前。
“啊——”莲儿四处打量,“这小池塘怎么又出现了?”
“大概知道莲儿要洗脸,赶紧跑出来了吧。”李云笑呵呵地说。
“云儿,此事非同小可,以后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得显露出你现在的功能。我不知道你得到了什么奇遇。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再让任何一人知道。不然,恐怕就是一场天大的祸害。”赵山月看到这一切,殷殷叮嘱李云。
“嗯,我记住了爷爷。”
“莲儿,今天的事情烂到肚子里也不能说给任何人听,知道吗?”赵山月对着莲儿厉声说道。
莲儿洗过脸,红红脸庞光洁如玉,没有了刚才的斑斑泪痕,显得漂亮很多。
“我知道了,爷爷。”
“嘶嘶——”赵山月用自己鼻子使劲闻闻,“伐毛洗髓,云儿,你吃了什么丹药了吗?怎么有伐毛洗髓的味道?”
一股股腥臭味道,慢慢飘散出来。换做别人都要堵上鼻子。赵山月见多识广,一闻就知道这是伐毛洗髓的污浊之气。
李云想了想,点点头。
“那你就赶快跑步,从这跑到家,再来接我们。而后再跑,来往循环。第一次伐毛洗髓,只有通过最大量的运动,让自己身体每一个部分都经历伐毛洗髓 丹药的彻底洗礼,才能够产生最大的效果。孩子,开始往家跑,要用最大的劲头。”
李云听到这里,立刻脱下上衣的小坎肩,递给莲儿。转头一溜烟的向着家中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