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伐毛洗髓
章节列表
第六章伐毛洗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六章伐毛洗髓
李云听了赵山月的忠告,立刻转身向着几里外的家中跑去。
太阳下了火一般,山谷内到处都是黑色的土壤,蒸腾的热气就像是一口炕锅饼的干锅,人就是那热锅上爬行的蚂蚁。
慢慢走都是热汗直淌,更何况是跑步。
一里地,二里地。李云身上的汗水都蜿蜒成一条淙淙小溪,带着污浊,流淌到脚下的草鞋上。
三里地,不行,跑跑不动了。不是没有力气了,而是热,热气让身体变得难受,呼吸困难。
怎么办?
这时候唯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是:咬牙坚持,不达目的不罢休。二是:退却,停下来休息。
这种选择看似简单,其实,这就是对于心性的锻炼。一个人如果没有百折不挠、一往无前、视死如归、打破砂锅问到底,不达目的死不休的坚韧,一个人如果没有战胜困难、笑傲困境、战胜自己、冲破心灵、打破局面,横断乾坤我为王的气概,一个人如果没有天上地下、无所畏惧、水深火热、一往无前、头破血流、我心不悔、万死不辞、拼命一搏的精神,如何能达到一项事业的顶峰。
李云咬了咬牙,迈动沉重的双腿,发出最大的力气,向前跑。
挥汗如雨,那就让汗水,浇灌这一片走过的土地。
身上污浊的灰黑色油脂,随着汗水,在分泌。一股恶臭的气息在他的身上弥漫。
伐毛洗髓,就是要把自己身上的污秽拔出来,使得自己的体质更有利于练体修炼。
四里地,五里地,李云的嘴唇已经干裂。他咽了一下喉咙,干渴的喉咙里面已经没有了口水。如果能有一碗水有多好。
他的丹田动了动。又恢复了平静。
此时,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午后一两个时辰。太阳已经发了疯,把身上的火焰没头没脑的泼洒下来。跑出那个贫瘠小山谷的李云,只是在用自己的意志在挪动自己的身躯。身边的树木荒草,在烈日下已经耷拉了脑袋。
这时候李云身上油乎乎的,好像糊了一层灰黑色的油脂。他艰难的迈动着自己的双腿。一步、两步,三步。
七里地,就像是一段长的无法再长的道路,就是一段用烈火煅烧得砂石路,就是一段锻炼心智的精神路。
到了家,李云从茶壶中到了一碗茶水,捧着这个粗瓷大碗,如同牛饮,咕咚咚,咕咚咚,一连喝了两碗。放下碗,迈步出门,向着刚才的路又冲了下去。
本来七里路是不算什么,可是在这酷暑炎夏,太阳最烈的时候。平时都是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李云,这就是一场毅力的考验。
“嗯,”老道点点头,捋捋自己颌下长髯,显出极为满意的样子,“傻小子,不要光这样乱跑一气。”
李云显得一愣,不过他边跑边和老道交流:“师父,那我该怎么办?”
“心法、步法、呼吸法。气转全身,洗涤全身,每一次心跳,都有一点药效流淌到你的血脉中,要把全身所有地方,都运转到。”
三脉四轮为要点,精气神血如转轮,心有八轮平行转,喉轮天轮倍倍翻,腹轮三百六十道,脊椎后背要记全。一脉如锥通天地,二脉如环左右分……
口诀在嘴里念叨,精气神在自己心轮中慢慢转开,一轮二轮三轮……八轮以后上升到喉轮。
李云根本不知道,这是自己的精气神血,那一方在转动,在完成这些活动。
他也不知道,这三脉四轮就是最为高深的密宗佛法,如果不是那位老道的帮助,没有十年八年的修炼,也不可能在自己身体里能呈现出这些脉轮的虚影。
心法的流转是非常缓慢的,由于是第一次,这种流转,比这蜗牛的攀爬要慢上好几倍。如果佛门弟子知道这一情况,一定会惊讶的掉下来一地眼珠,他们打开出现这种佛门最高心法,起码也要几十年。
步法讲究阴阳平衡,每一步要长短搭配,方位搭配,迈动的腿角度搭配。按照这种方式,李云就不像在跑步,而像是在学练跳舞,一下一下的跳动。
呼吸法也要按照师父所教的鼻息之法。长短粗细搭配的要恰到好处。
大约一个时辰,李云首先掌握了呼吸法,这种呼吸给李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效果。首先,体力上有所增长,刚才跑步所产生的疲惫,在一步步恢复。身体似乎产生了一个动力源,消耗有,但是,有一处在源源不断产生着动力,弥补着消耗。
精神上,自己的大脑更显得清明,就连自己的眼睛也显得明亮了一些。
这说明精气神都在恢复,没有了原来那么重的消耗。
得到呼吸法的好处,李云黝黑的脸上现出了会心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终于又一次得到了师父的认可,也终于相信师父所教导的功法,的确有出人意料的效果。
那么,呼吸可以自己进行,就好好的练习步法。
短短长,短短长,短长短长,短短长……
每一步都有规定的距离。这种步法有一定节奏,就像是自己所读的诗歌:平仄平仄平平仄,仄平仄平仄仄平。
有规律就好记忆。
这二里地的奔跑,就把这种步法的节奏掌握住了。
立刻这种步法的奥妙就体现出来一丝,那就是轻松。
每一次迈步所用的都是最小的气力,最紧的衔接,得到的就是最快的速度。
李云真的感到振奋了。脚下加紧,呼吸调匀,精神抖索,如果别人这时候看见,还以为李云看见前面有什么宝贝,恐怕别人和他抢夺,才开始跑步呢。
心法,进步最慢的是心法。心灵八轮,就像是现在地理书上所绘制的太阳系的行星围绕轨道图,清晰展现出来。但是,进入心灵的那股力量,连半圈也没有走到。
其实,他不明白,这种轨道气场,三脉四轮的气场已经完全的拥有了他自己的轨迹。能有自己的轨迹。就是一个开天辟地的过程。是佛门可望而不可即的一种境界。拥有这种境界,就有莫大的潜力。
如果不是日月大玄丹这种宝丹巅峰的丹药,还有日月阴阳练体决,这种最顶级的功法,再加上老道曾经地仙修为的大神通的帮助,那里能出现这样神奇的过程。李云得到的这一切,就这三种,无论哪一种,传出去在整个赵国,都是一场惊天动地的轩然大波。会让无数练体者,不怕头破血流,丢掉生命前来抢夺。无数势力,会动用倾巢之力,展开血战。
而今,都在这魔山山麓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山谷中,暗暗地成全了李云这个涉世未深的少年。
呼吸法、步法,已经可以自主掌握。
他身体内血液的流动,已经达到流遍全身各处,没有一处死角的地步。不过他不自知罢了。他还没有达到练体第八重入脉的境界,那时候他就会知道,自己的血液循环,比这别人是多么高明。
速度在慢慢提升,精力在慢慢上涨。
李云在赵山月祖孙和小院落之间,来回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