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章入膜
章节列表
第七章入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七章入膜
跑了五个来回。
赵山月祖孙和李云一起回到了家中。
丹田一动,豁然那个石池,凭空出现在李云所住的茅屋里。不再是三件房大小,成为了,一个七尺多长,三尺来宽的小池子。李云关上门。
躺在池子里,一动也不想动弹。就这样让水偎依着自己。水波柔柔,泡着全身,一股从来没有过的舒服弥漫在心间。李云知道自己内脏里面所有的杂质也已经排泄出去了,现在,自己的身体,处于一种前所未有的洁净状态,这一次伐毛洗髓,不但锻炼了自己的躯体,更是磨练了自己的意志,凝炼了自己的精神。随手抹一抹身上的油脂,在水中随手而下。皮肤脱落了油脂的污垢,畅快淋漓地吸收着水中的药效。身体内的血管、肌肉、骨骼、骨髓、器官,都在贪婪的吮吸着日月大玄丹这一巅峰宝丹的药力。就像是干涸龟裂的土地遇见了滔滔雨水,就像是神牵梦绕分离多年的情人相见,就像是黑暗中迷失的孩子突然遇见了亲人,每一个细胞都是如此的畅快。
“哥哥,我可是进入第二重入膜了,你怎么还没有突破呢?”莲儿笑着问道。
“欲速则不达,根基越深,成就越大,进入第二重慌什么呢?”李云不在乎的说。
“哼,那我们比一比力气。”
“比力气,输了,要被弹一个脑嘣。”李云逗她说道。
“切,我第二重,你第一重,第一重练到顶峰也不过增加一人之力,第二重就增加三人之力,我和五人之力,还比过你,想让我弹你一个脑嘣,就是了。”莲儿看着李云,就好像这时候李云已经输了一样。
“好,来吧。”李云把自己的胳膊放在他们平时吃饭用的条石上,向莲儿摆摆手。
“来吧。掰手腕,谁怕谁。”
莲儿带着一股必胜的信心,用上了所有的力气。
嗯,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立刻就见分晓,李云在她手下溃不成军。她就感觉李云的手好像是一把铁钳,紧紧地抓住了自己的小手。
哼,我就不信,我入膜第二重巅峰,居然拿不下你第一重。莲儿心里发狠,暗叫一声:镇山劲。立刻莲儿胳膊就像有好几条蛇在蜿蜒游动,把自己的玄黄气运到了最高峰。
李云笑了笑,在这一时刻,他居然还能轻松地笑出来。让莲儿感到诧异。
阳力,李云在心里喊道。
就见李云的胳膊好像镀上了一层太阳的光辉,一刹那间,整个胳膊变得光华缭绕,莲儿忽然觉得,李云的胳膊就是一条铁做的手臂,手上的皮肤好像是钢铁打成。自己的力气真变成了蚍蜉撼树,一点也无法动摇,李云哥哥的这条手臂。
“哼,不玩了,你欺负我。我不玩了。”莲儿甩脱自己的手臂,撅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怎么了?”
“你用的就不是镇山劲,这就是欺负我。”
“莲儿,不得和哥哥胡闹。”一声略带沧桑的声音传来。
赵山月在不远处笑眯眯地呵斥道。他自然早已看出来,这李云所练得功夫不是镇山劲,是一种高明的无法再高明的练体功,虽然他不懂,也隐约感觉到,这种功夫,真有可能能够突破神通秘境。
“莲儿,你别生气,只要你想学,哥哥就教你。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要教你什么?过几天好么?就三四天。”李云清澈的目光,望着莲儿。
“不准骗人。”
“绝不骗你。”
“骗人你变小狗。来拉钩,上吊。”
两个人的小拇指勾在一起,大拇指相对,一起念叨:“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变。”
赵山月看着他们两小无猜,快乐的这一幕,笑容慢慢爬上了,他那满是皱纹的额头。
“阳力,”李云一声断喝,全身阳光弥漫,坚如磐石,随手挥打在一棵碗口粗细的树木上,树木随手而折,李云一笑,“月力,”全身的皮肤蒙蒙得蒙上了一层皎洁的月华,皮肤晶莹剔透,宛如月光,流水一样有一种荡漾质感。这时候如水如锦缎一般的柔软圆滑。“嗯,日月阴阳练体决第一重练皮,已经成功。”
李云感到很得意。第二重入膜。就是要通过,压拍拉炼,锻炼人的皮下组织,使得自身的防御机制更为坚韧。也就是通过高强度的训练,使皮下组织产生变异。
沙袋,已经不能锻炼皮下组织了。
李云就从山谷河滩里面搬来几块大鹅卵石。李云掂掂那个小的,大约有五十斤。就开始用着这个鹅卵石来锻炼。
拍、撞、滚、押、砸……用这一块石头,做出各种动作。
就见半山腰上一个少年,耍着一块石头,做着各种各样的动作。少年或站或躺或趴或斜身,石头就在他的身上滚动。
如此超强的剧烈活动,直到这位少年再也没有一点力气,这才停下来,来到屋子里,躺在那个石头池子里。
体内外的药力,迅速恢复着他失去的体力精力。
与此同时,那位麻布小坎肩,一头青丝的莲儿,也在背着一块大石头在场地里面,来回走动蹦跳。
当李云洗过澡来到练功场,怜儿就回到自己的屋里,那里也有这样的一个石头池子。
“哼,我就不信,你能超过我,你看着,这块石头最少六百斤。”莲儿英姿飒爽,点指着一块大石头,“我能把它举起来。”说着,双脚马步站立,二臂一摇,抓着石头棱角,运上玄黄气,大喊一声:“起——”这块六百来斤的石头,就凭空被莲儿举起来。
“好,真好。”李云鼓着巴掌,使劲地叫好。
莲儿把石头放下来,叉着腰,得意地说:“怎么样?还是本姑娘进步快吧,我已经是练体第三重入肌了。”
就连赵山月在一旁也高兴地合不拢嘴。五十天,进入练体第三重,这在赵家历史上绝对是天才。有这样一个孙女,怎不让人,心胸开怀。
“那好,哥哥就给你来一个绝的。”李云这时候也显得意气风发。
他从场地边,滚过来一个贰佰来斤的圆滚滚的石球。双手一捧,把石球捧到胸口。说一声:“看好了。”石球被他双手一搓,滴溜溜滥转。进而,石球在右手转动,右手的手指拨动着转动的石球,而后顺着胳膊,石球快速从胸前滚落到左手,在左手转几圈,又从背后滚落到右手。而后在肚子上胸口,进而在脊梁上滚动。李云一低头,就把石球顶在了头上。随后左腿着地,右腿在身后和身子伸平,头微微一仰,石球就咕噜噜滚到脚上。脚尖抬起,石球滚落到脊背上。而后顺着左胳膊滚落到左手。左右手合在一起一搓石球,双手合拢成圆,石球就在胳膊上滴溜溜转动。
看着来回滚动的石球,赵山月和莲儿目瞪口呆。就是他们所见到的杂耍,所玩的布球,也没有李云玩的石球如此的流畅精彩。
“莲儿。”李云叫了两边,莲儿才醒悟过来,“对着我的脊背打几拳试试。”说着,把玄黄气运到后背,后背就鼓起一指。黄灿灿得明亮。
莲儿用了三成劲道,打下去,嘣一声,就弹开了。
“再大点劲。”
莲儿笑了笑,笑容中有一股诡诈。拳边做掌,六成力道,拍下去。就听见“啪”的一声。李云身子摇一摇。
“用尽全力。”李云吼了一声,马步扎稳。
莲儿用处自己的九成劲道,白玉般的胳膊粗了一圈,一拳打向李云的脊梁。
嘣——
李云向前走了一步。
“嗯,第二重,入膜,已经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