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五章 收服
章节列表
十五章 收服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五章 收服
李云和莲儿的身法、步法、心法、武技,都得到了“师父的认可”。
师父告诉他们:“真正的练体都是在搏杀中锻炼出来的,就像沧桑巨树一定要经过无数次风吹雨打,百炼成钢,一定要经过反复煅烧,铁锤锻打。温室里只能养出来,较贵的宠物,没办法养出展翅九天的大鹏。”
听了师父的劝告,二人也准备到魔山里面,去历练历练。
听到他们说前去历练,就见一身翠绿色软甲,浮现在莲儿面前。莲儿伸手摸摸,柔软的如同丝绸,冰凉爽滑,不知道这是什么材质做成。穿上软甲,就像穿上一身内衣,不过凉丝丝的传来一股股凉意。分外舒服。
“师父,您老人家给我什么啊?”李云看着莲儿的软甲眼中放光地问道。
“给我徒儿的一定是宝贝。”就听见——咣当、咣当两个金属片,扔在了眼前。看着地上砸出来的凹坑,就知道这两个金属片分量不轻。
李云吓了一跳:“师父,这是什么?”
“玄钢护心甲,只要往你的身上一扣,就可以抵挡练体八重高手的攻击。”
李云拿了一下前片,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我靠,我是你徒弟不是啊!给我弄一个这么沉重的玩意,想弄死我。还什么地仙呢?也是一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罢了。”
李云让莲儿拿起后一片,莲儿拿着后面一片,没介意手一沉,居然没有拿起来。赶紧运上玄黄气,拿起这一片护心甲。两片对在一起,莲儿伸了伸舌头,做了个鬼脸。
李云穿着重达一千五百斤的护心甲,每一步落地都是噔噔有声。这他妈还去打野兽呢?野兽听见我的脚步也早跑没影了。
心里不痛快只是心里不痛快,内心深处也知道,这是师父对于自己的锻炼。师父肯定是为自己好的。尽管如此,看着莲儿那样轻柔凉滑的软盔甲,和自己这千斤余重的玄钢铁甲,也掩不住内心的郁闷。
老道在魔刀深处,掩藏不住的嘿嘿嘿笑起来:“小子,你不知道,为师如此造就你,你踏入神通秘境,会比别人容易的多。”老道会心的笑容,喃喃话语,李云没有听见,不然会递给他一个凛冽的眼神。
走过那个贫瘠的黑土山谷,就来到古木参天的魔山深林。这里参天古树,拔地而起,枝桠交横,绿叶滴翠,笼罩天空。下面就是千年万年的落叶,落叶上一些藤蔓在古树上盘根错节,攀援而上。还有一些野花,开出红黄蓝白的小小花朵,点缀着这一片土地的颜色。
十五里地,对于莲儿来说算不上什么。
对于背着一千五百斤玄钢甲的李云来说,这可是一件体力活。他每一脚都踏出一个深深脚印。
“有人跟踪我们。”莲儿小声对李云说道。
李云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在和自己的铁甲斗力。听到莲儿话语,李云将手打了一个手势。
莲儿迅速捂了一下肚子,对李云说道:“哥哥,我肚子痛,我先到那边一下。”
李云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态度:“就你事多,快去快回。”
说完又继续迈着噔噔的步子,向前走去。
走出一里地,这里更加偏僻幽静。李云转过脸来,冲着后面冷冷笑了一声:“鬼鬼祟祟跟在身后干什么?快给小爷我滚出来吧。”
李云话音落下,就见莲儿手中宝剑剑光闪烁,刺向三个人隐藏的方向。
就听见三声笑声,那三个收租子的年轻人,被莲儿逼了出来。
“不知道,三位一路跟随我们有何贵干?难道三位是一路暗中保护我们不成?”李云笑呵呵问道。
猥琐青年赵一贺嘿嘿一笑,笑声里满含猥琐:“我们是怕莲儿这千娇百媚的小姑娘,在魔山有什么闪失。至于你这个王八蛋,死活咱哥们都不会放在心上。”
“兄长真有护花心思啊。不知道有没有护花本事。”李云也是洋腔怪调。
“哈哈,一个练体两个月的毛孩子,也想试一试,我们的伸手。”
当一个人进入练体四重,就不容易看出来了。那日,赵山日家主也是手握李云的手才知道李云是练体四重。除了家主、六长老、大长老、三爷赵山星、步经等少数几个人,没有人知道,李云、莲儿,练武两个多月,就有如此成就,另外,他们身处山中,不在家族,家族里的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兴趣关心他们。
“嗯,我已经感觉我很厉害了,就是要试试伸手。”
“哈哈哈——”
赵一贺三个人笑的弯下了腰。一个练体两个月的人居然说自己很厉害了,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既然如此,就让赵一福试试你的厉害。”赵一贺眼睛一眼的看不起说道。
赵一福也是一脸的不在乎,上回收租子,这小子还在床上躺着。莲儿也没有练体,不然,还会白白的被他们勒索一百五十枚玄黄丹。
就算他们这两个多月,日夜不停的锻炼,又能如何?能有气劲出现已经不错了。比他练体三重巅峰,那还不是天上地下。
赵一福直接一拳打向李云。李云也随手一伸,嘭——一下子就抓住赵一福的手脖子。而后,就像拎小鸡一样,嗡嗡嗡转了几圈,手一撒,赵一福就被甩了出去。
就听见啪腾一声,摔在一颗大树上。
赵一福哎哟一声,滚落在地。捂着肚子,倒地不起。
李云装作失手的样子:“哎哟哟,不好意思,你怎么自己飞起来了。”
赵一贺咬牙骂道:“兔崽子,你他妈敢打上我兄弟,看我不废了你。”赵一贺运上玄黄气,镇山神拳。
山神有灵、泰山压顶、五岭逶迤、山深道远、大气磅礴、万水千山、天将神山、镇压妖灵——
赵一贺练体四重,玄黄气运在全身,举手投足,都可见对于功夫的千锤百炼。每出一招,都有破风之声呼啸而来。
李云看着赵一贺的一招一式,时而点头,时而摇头,镇山神拳也不过是四级功法,僵直呆板,破绽颇多。其中刚猛之处,也有可取地方,但是,如此拳法,真是……
李云的想法如果让赵氏人听见,一定会气得七窍生烟。这镇山神拳虽不能说是赵家的绝技,却也是赵家一种相当不错的功夫了。
当然,如果他们也有李云从地仙老道那里得来的日月阴阳拳的话,那肯定是另一种心思。不过这种奇遇,可以说千年难遇,万载难求。
赵一贺打完镇山神拳,怒气冲冲的喝问:“小子,你怎么不还手?”
李云看着他慢慢说:“我一招就可以解决你,让你先蹦跶几下。”
赵一贺差一点没有被气乐了:“好好好,我就看看你怎样一招解决我。”
赵一贺也没变招,仍然是山神有灵。
李云身往下低,弯腰探臂,躲过赵一贺的拳头,对着赵一贺挥拳的右手下面肋骨就是一拳。
砰——
一拳把赵一贺打得飞起来,脚尖离地半尺左右,飞出去七八步,窟咚摔倒。捂着自己的肋骨,眼泪汪汪的起不来了。
李云笑着说:“哎哟,不好意思,你怎么自己跑出去,躺哪了。”
李云手点指着那位带头的叫做赵一飙:“我一巴掌扇飞你。”
赵一飙已经丝毫没有了远来的傲气,赵一福的失败,有可能是赵一福的大意,造成的。赵一贺那可是实打实的被李云一拳打倒,这样的干净利落,绝对是实力的表现。自己是可以打败赵一贺,那也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行那像李云,如此的轻松自如,就像是一个成年戏耍一个两岁小孩一般。
本来没有了战意,李云点指着他的鼻子,大言不惭的说:一巴掌扇飞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婶婶也不可忍。当下恭恭敬敬一抱拳:“如此,在下领教了。”
玄黄气遍布全身,摆开架势,裂山掌——五级武技。
单掌开碑,对着李云的胸口,挂着破风声就到了。就听见嘭——啪——窟通三声响,战斗结束。
赵一飙被一巴掌闪到地上,脸上立刻肿胀了多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