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六章 家族大比(2)
章节列表
二十六章 家族大比(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二十六章 家族大比(2)
练体三重以上的一共有二十一人。这次按照抽签比赛,抽到同一个数的,登台比武。
李云抽到了10号,莲儿抽到8号。
李云迈步走到十号比武台上。这是一个两丈四方的红漆印痕,画在魔兽山脉上多的是的青石上。整个练武场都是以这种青石铺成的。平平整整,没有缝隙。
他就看见一个胖胖的人影,来到了这个比武台。
这个人正是赵水廉。
赵水廉看见是李云,脸上一阵大喜:“哈哈,你叫李云吧,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进来。今天,我要你爬着走。”
“住在山上好啊!起码听不见这样子汪汪叫的疯狗狂吠。”
“你敢骂我,好,今天你死定了。”
“如果你的武技能够有你的口才这么好,说不定我还就真输了。可是,你只是一个纸糊的驴子,大嗓门。”
十号比武台,离西边的看台很近,他们的说话,西看台上的前面的人听的一清二楚。他们听见刚来的这个小伙子,不咸不淡的几句话就把赵水廉骂了个狗血喷头,不禁哈哈大笑。
有人还给李云比起了大拇指:“小伙子,骂的好。”
“这孩子武技也不知道怎么样?”
“没见过,也没听说过。不过这孩子是练体四重巅峰。”
“这赵水廉也是练体四重,看来也真有一场好斗啊。”
裁判上场,他冷冷看着二人:“比赛时间一刻钟,被打倒,或者打出场地者为败。自家比武,尽量不要伤人,受伤了也只能自己负责。明白吗?”
“明白。”
说完,赵水廉直接一招:泰山压顶,对着李云的脑袋砸来。
这一拳蕴含了将近两千斤的力量,拳头破空而来,呼呼有声,看样子这是要一拳把李云废在这里。
李云站在那里看着他的拳头,一动不动。
赵山星再看台上,心里咯咯一乐,心里说:兔崽子,我看你是被吓傻了吧。虽说你是四重巅峰,你才练了多长时候。我水廉孙儿练了几年。练体练体,就在一个练字上。
“我说,这个孩子怎么不动啊!这一拳打上,他可就完了。”
“就是啊,起码你也拉开自己的架势,做好防范。”
“这孩子这一次肯定要受伤啊。”
……看台上的人七嘴八舌,有人叹息,有人愤怒,有人得意,有人蔑视,不一而足。
就听见赵水廉大喊一声:“兔崽子,你给我死吧。”
拳头就要到了李云的头顶。
好多人都闭了眼睛。
就听见咔嚓、咔嚓、咔嚓三声响,一条人影惨叫着“啊——”飞了出去,咕咚一声摔在圈子外面的石头地上。
有人还在为李云可惜,不会武技就不要来参加比武吗。这不是妄送了……
啊!很多人不敢相信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这甩出去的怎么是赵水廉。此时,赵水廉躺在地上,直声叫唤。就是不站起来。惨叫了几声,嘴里流出了一些血沫,就昏过去了。
有些人看见了,他们交手的经过。
就在赵水廉将要砸在李云头上的时候。李云拳头上撩,一拳打折了他的胳膊,几乎同时,左手打在赵水莲的右腿上,打折了赵水廉的右腿。立刻就是一脚,蹬在了赵水廉的左侧肋骨上。赵水廉就横飞着出了圈子。
每一下都打折了赵水廉的一处骨头。
很多人都大睁着双眼,看着李云。不知道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孩子,怎么会有如此狠辣的手段。你不知道他爷爷是赵山星吗?以那老小子睚眦必报的性格,可是,有你受的。
裁判在一愣神的功夫,赵水廉一个回合不到,就出圈落败。也是大吃一惊。听着赵水廉的惨叫声,赶紧过去,眉头紧皱。这孩子也太狠了,就这一个回合,打折了赵水廉前臂骨、大腿骨、三根肋骨。赶紧拿出丹药,给赵水廉喂下,马上喊:“医生,快叫医生。抬来担架,前去医疗。”
赵清坚跑过来,一看儿子的伤势,点指着李云说:“你,死定了,天上地下,没人可以救得了你。”
李云淡然看着赵清坚的咆哮,没有一丝变动神色,而是对裁判说:“裁判先生,似乎是我胜了吧。”
裁判震惊地看着在赵清坚咆哮面前,一脸镇定的李云,缓过神来大声说:“第十号赛台,李云胜!”
“李云。”
“这孩子叫李云。”
“他怎么这么厉害,一个回合,就把人打伤成这样,如果不是比赛不能死人,恐怕,赵水廉已经死了。”
“他是第几重?”
“第四重。”
“不可能,第四重不可能有如此手段。”
李云没理会看台上人们的窃窃私语,潇洒的走向了主席台。
一轮比赛下来,第三场平局。还剩下十二个人。
老道在李云的丹田内,咯咯直笑。“好,这才算真正的交手呢。干净利落,嘎嘣脆,徒弟,以后就这么干。”
气得李云直翻白眼,心说这还地仙呢?纯粹一个魔头啊。
莲儿毫无疑问的胜出。
李云再次抽签,抽到了六号。
李云笑了笑,看来自己只有抽到最后一个号的命了。
信步来到六号赛场。
到哪里一看,是个虎背熊腰,一脸络腮胡子的大汉。
见到这大汉,李云赶紧行礼:“刚哥,弟弟李云见过刚哥。”
赵水刚看着李云,仔细端详了一会,猛然想起来了,这就是几个月前,在小水塘被赵水廉带人毒打的李云啊。他的身材比那时候变得方正而高了一些,简直都认不出来了。
我说,谁把赵水廉打成那模样,原来是这个小子。这可是一报还一报,这小子下手还真狠啊。其实,他是不知道赵山星那阴狠得手段,如果不是赵山星如此的歹毒,李云绝不会和赵水廉记仇。
“几个月不见,你的练体居然如此突飞猛进,佩服佩服啊。”赵水刚说的是真心话,几个月前,看到李云的时候,顶多是练体一重,而今已经是练体最少四重的人了,这个速度,真是骇人听闻。
“呵呵,有点侥幸罢了。”
赵水刚听到这句话,扑哧就笑了:“侥幸,你他妈真会说,有这么侥幸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