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七章 家族大比(3)
章节列表
二十七章 家族大比(3)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二十七章 家族大比(3)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李云和赵水刚二人一拱手。都拉开了架势。
都是镇山拳。
“这小子刚才打赵水廉那么猛,现在遇见了赵水刚,恐怕也吃憋了。”
“那是,人家赵水刚可是练体五重的高手。随便一出手就是三四千斤的力量。就这力量也可以压死这个小子。”
“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如果他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不可能一拳打断赵水廉的胳膊。”
虽然说李云打断了赵水廉的胳膊腿,赵水刚心里并不是多么的反感。因为他看见了,赵水廉带人把李云打得那个凄惨样子。他是一个直性子的人,认为作为一个男人,就要敢于快意恩仇。对于李云在这比武场合,感施展霹雳手段,把赵水廉打成重伤,心里还有几分佩服。更主要的是,赵山星依仗着赵水礼、赵水义,这两个练体六重巅峰的孙子,让他们为所欲为,无法无天。他早就看不惯他们的泼皮样子。但是,爷爷不让教训他们,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
这次,李云干了一件他想干没敢的事,就觉得李云很是可爱。
两人招式一样:山神有灵。脚步一错打向对方的胸口。李云比赵水刚低上一头,赶紧手往上撩,嘣一下把赵水刚的胳膊撩开。
李云腾地跳出多远,站在圈子的旁边。
把赵水刚弄得一愣。
就见李云拱手说道:“哥哥,比武讲究抬腿不让步,举手不留情。你这样子手下留情,还有什么比头。”远来刚才那一下,就试出来,赵水刚只用了两匹马的力气。
赵水刚听到李云这话。对他伸伸大拇指,这位爽快的汉子,此时,真正对李云有些服气了。
二人都运起了玄黄气,施展开镇山拳:山神有灵、泰山压顶、五岭逶迤、山深道远、大气磅礴、万水千山、天将神山、镇压妖灵。
二人的拳脚相加,就听见砰砰砰,拳脚相碰的闷响声。却不见二人身影的分开。
拳法使完,手掌一变,都是裂山掌。
一道道掌法痕迹在他们身边变得宛如实质。
赵山日看到这边,不由得大吃一惊,如果说李云打上赵水廉有可能是水廉粗心大意,现在看来,李云真是有功底,练体四重,对上练体五重,居然不落下风。此子可教,此子可教啊。这孩子是一个人才啊。
这是就听见二号台上一个人惨叫着被打了出来,这人还一身的火焰。火焰烧了他的衣裳和头发。有家人端来一盆水,倒上去,他也用玄黄气压灭,这才把火灭了。
李云这时候,边和赵水刚对掌,用眼角余光看见,这是步经。心里一阵的快慰,哼,王八羔子,还打莲儿的注意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影子。
剩下最后的时间了。李云往边上退着。
赵水刚裂山掌最后一掌狂风扫来,夹杂着从石地上刮起的土尘,显出了一股裂山的强大气息。李云一笑,也使出同样一掌,只是,双手快要接触的时候,突然,手上力量变为阴力,手掌变得像橡皮筋一样。赵水刚这一掌就好像打在了空气中。身形再也留不住。踉踉跄跄就出了圈外。
等他站稳脚步,已经出界了。他脸一红,拱手一礼:“佩服佩服。”
李云笑呵呵说道:“呵呵,侥幸侥幸。”
“侥幸,我似乎听他说过这话,哦,他说他几个月练体四重是侥幸,现在,打败我也是侥幸。这个臭小子。”
看台上的人一阵哗然,一个练体四重的人,打败了练体五重的人。这可是不长见的事情。
有人眼睛放光的盯着李云,他们相信,说不定这孩子,还会给他们带来惊喜。
只剩下六个人了:赵水莲、李云、赵水礼、赵水义、赵水猛、赵水强。
赵水义眼睛几乎上想把李云二人杀死一般,恶狠狠说:“小子,别遇到我。遇到我——”
李云接上了话:“呵呵,也打得你变得和你弟弟一样。”
赵水义被李云这样一噎,说不出话来,他握了握拳头,咬咬牙。“兔崽子,我把你的屎尿都给你打出来。”
抽签开始了。李云抽了一号,莲儿抽了二号。
结果,就是李云对赵水礼,莲儿对赵水猛,赵水义对赵水强。
赵水义对赵水礼嘱咐:“哥哥,整死他,这小子就他妈一头白眼狼。”
“放心吧,老二,他终于落到了我的手上。”
看台上人们惊呼,李云对上了赵水礼,这一下子可是完了。赵水礼和赵山星一仰阴狠毒辣,他可是赵家年轻辈里的第一人,早就是练体六重的人物。李云点子真背,说不定就有可能夭折啊。还是认输算了。
李云还是乐呵呵下了场地。
此时,整个场子都鸦雀无声,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练体四重,硬生生打败了练体五重的奇迹。这就是一个天才,这样的人有可能突破神通境界啊。
赵山日这时候站起来:“李云,这一场你可以选择弃权。”
“大哥,你这不公平。”赵山星站起来对赵山日大喊,“我孙子赵水廉被打伤时候你怎么不说话,我知道了,你就看我不顺眼。”
“多谢家主提醒,只是,我是不会弃权的。”李云对赵山日施过礼,笑着说道。
“这孩子傻了,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我原来还以为是个天才呢,谁知道是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
“赵水礼这么恨他,也就等着收尸吧。”
“赵山月老头怎么不说话?”
“嗨,反正,这练体四重,绝不可能,打得过练体六重。”
“那是,练体六重那可是六七马的力量。”
“一个两马之力要和六马之力的人比武,这是自己找死。”
……
“你居然那么狠毒,你死定了。天上地下没有一个人能够救得了你。”
李云蔑视得看着赵水礼:“刚才,你弟弟就是这样说,结果他被抬了出去。你爸爸也这样说,他跑着追了儿子。你也这样说,恐怕会和你弟弟一个样子。”
赵水礼被气得七窍生烟,他咬着牙说道:“好好好,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东西。”
“呵呵呵,第一次听见有人听说自己挨打还叫好的,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贱种。”
“你给我死。”赵水礼已经被气得顾不上什么裁判不裁判了,玄黄气在手中凝成了一把几乎上有形的宝剑,对着李云的咽喉刺来。气剑快似流星,眨眼就到。李云脚步一错,就躲了过去。
“我们比试开始了吗?”李云向着裁判问道。
裁判在外围说:“开始吧。”
来观看的人,对着这一幕,都不禁面面相觑,还有这样子在众人面前,要杀死自己人的。这也太丢面子了。
钱家、孙家、李家的人甚至这时候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行的话,就出手把李云救走,让他成为自家的势力。
家主此时也是那不定主意,本来已经给李云提醒了,可是,他执意要战。赵山月一声不吭,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难道你认为李云能够打败赵水礼吗?
赵山月微微一笑:“大哥,但坐无妨。”
赵山星看着赵山月,露出了不解的目光,那李云也不过和赵水刚差不多,他们可是半斤八两,这家伙对李云怎么如此自信?他狐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