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二十九章 家族大比(5)
章节列表
二十九章 家族大比(5)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二十九章 家族大比(5)
赵山星看着自己的孙儿没事。
立马站起来,飞身上了赛场。
家主和赵山月已经站在了他的前面。
赵山月玄黄气运足,立刻就显示出庞大的气场。把赵山日都逼退了一步。
赵山日看着赵山月惊问:“二弟,你是练体九重?”
此时的赵山月虽然身上还有一股隐逸之气,但是,此刻却显得,凤表龙姿,虎步龙骧,那种威严与气派,有一种天生压制。此刻,就是赵山日在他面前也是黯然失色。
赵山月笑着说:“哥哥,我也是刚刚突破。”
“如果你愿意,老三,我陪你走几招。干嘛在孩子身上撒气。”
赵山星看着赵山月,一股子不可思议涌现心头,他在心里暗说,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可是,老二一身的气息表明,他的确是练体九重。
他心中那个郁闷:“几个月不见,怎么老二他们三人,怎么都突飞猛进,难道奇遇好运气都被他们得到了。”他脸色显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阴毒。
“好好好,二哥,今天这事咱们完不了。”
“哈哈哈,我奉陪到底,老三。你坑害你哥哥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行,行,行,咱走着瞧。”
老三说完转身对赵水义说:“义儿,咱们走。”
早上他还打算,凭借着赵水礼赵水义,要拿下前两名那是不成问题,再加上步经,自己这一房的人,就算是在比武大赛上,露足了脸。以后,大哥退位,这家主还不是自己儿子的吗。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自己的一般人马,水礼、水廉、步经,全部受了伤。自己爷们在这比武场上,丢尽了人。
赵山日,你看着我们爷们受欺负,也不说一声,你们都给我等着。
他领着人,匆匆下了比武场,溜溜进了赵家内院。
赵山日宣布比武继续。
这时候,李云就提出弃权。
剩下的比赛,虽然说也是很精采。但是,有李云一招打折赵水廉三四处骨头,一巴掌差点拍死赵水礼。他们的比赛,也就显得没有什么作用了。
出人意料的事情,再次发生。最后,莲儿居然,夺得了第一名。
赵家给比赛人员,颁发奖品。
观看的人,都纷纷离座,议论纷纷的走了。
这时候,所有赵家的人都知道,从此,赵家权力格局,恐怕要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午饭,在赵家大院内,摆开。
赵山日举杯开怀大笑:“今天,我们赵家一年一度的家族比武大赛,真是惊喜不断,使我精神振奋。莲儿和李云这两匹黑得不能再黑的黑马,给我们家族带来了生机和活力,带来了希望和光明。我二弟,如今也是练体九重的强者,我赵家蒸蒸日上的日子,不远了。为此,我祝咱们所有赵家无论内门外门仆从佣兵的学武孩子们,都要以莲儿和云儿为榜样,发愤图强,刻苦练功。今天所有参赛的人员,都再发给二十枚玄黄丹。”
几十桌子的男女老少,听到这句话,都是一脸的振奋。
他给所有人一起敬了酒,而后嘱咐所有人吃好喝好。这才回到了屋子里。
屋子里是赵山月、莲儿、李云、赵水猛、赵水强,赵山月进到屋子里头,非让赵山月坐到首座上面。赵山月笑笑,拉着赵山日的手,把赵山日拉到了首座上:“哥,你怎么了,以前,你是我大哥,现在也是我大哥,大哥不坐正位,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好好好,我坐我坐。”
一桌子的佳肴,还有杯中琥珀光芒的美酒,他们都笑呵呵地举起了酒杯。
酒过三巡,赵山日和赵山月碰了一下杯:“老二,今天我看到莲儿,这么优秀,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说实在话,如果不是你玄黄气全失,如果不是我侄儿侄媳妇在魔山遇难,我们赵家现在在魔山早已经是一流势力。那个什么钱家孙家李家,都他妈要给我往后靠靠。你们一出事,我们赵家的势力就下降了一半啊。不是我包庇老三,他毕竟是我们赵家的人,嚣张一点,跋扈一点。还得靠着他那点力量,才能在魔山立足啊。一个大家族,要立足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哥,我知道,自从我走以后,你就没少照顾我。你经常传话,让我回来。你派人保护我,我都知道。可是,我心里解不开那疙瘩啊。现在好了,我已经解开了。来,老大,我敬你一杯。”
“哥,我给你说件事。”
“嗯,你说。”而后对他们小弟兄说,“你们该吃吃,该喝喝啊。”
“我不准备住在魔山镇里,我想回我的山坡上居住。”
“老二,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从前居住的地方,都好好地保存着,我派了六个下人,每天给你们收拾着,就和从前一样。”
“老大,我想冲击练体十重。”
扑踏一声,赵山日的酒杯掉到了桌子上,赵水强赶紧扶着酒杯,这才没有掉到地上。这时候,早已经让下人吃饭去了,他就拿起抹布,把溅出来的酒擦掉。
“十重,练体十重。”重复了一下,他手一拍桌子,“好,哥哥我支持你。如果你能冲击到神通境界,哈哈哈,我们赵家就有可能问鼎赵国的一流势力。我们的先祖,可是皇室,自从我们这一枝衰微,才到如今这般模样。老二,我们愧对先人啊。”
“以后也不要那么多人手保护了,就让六长老去就好。”
“行,我派家族的一个女孩子给你们做饭打杂,你看如何。”
其实,赵山月心底良善,虽然,老三一再阴狠毒辣的伤害自己,但是,他并不打算,进行报复。自己退出这个家门,也给老三一些余地。
“两个月后的魔山猎兽大赛,莲儿和云儿一定要参加。为我们赵家争口气。”
“好。”
赵山星的屋子里,也摆了一桌子酒席。
不过席中只坐了两个人——赵山星和水镜先生。
“今天,老二可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下马威啊。先生你怎么看。”赵山星闷声闷气喝了一口酒。
“看来,他们是知道了以往的一切了。不然他们不会如此,吓死手。”水镜先生,捋着他的狗油胡子,瞪着一双丹凤眼说道。
“你说我们该怎么办?”赵山星盯着他问道。
水镜先生中指沾了沾酒,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字:杀。
“恐怕我们办不到啊!”
“对付小的。”
赵山星看着水镜先生,点点头:“这事就交给你安排。”
水镜先生吱牛喝下了酒,咵踏摔了这个酒杯。向着赵山月一拱手:“我定然不辱使命。”

今天两章一起发布,看书的兄弟们,鲜花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