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一章 斩杀水镜(2)
章节列表
三十一章 斩杀水镜(2)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十一章 斩杀水镜(2)
“莲儿,兵是手臂人是天,攻杀进守一念间。脚步进退如旋转,拳脚开合任自然。凭你敌人来打我,守住心神不能乱。眼观六路要做好,耳听八方是技巧……”
叮当,叮当——在面前十个佣兵的攻打下,李云一边给莲儿解说兵器使用的方法,一边抵挡佣兵呼啸而来的兵器。脚步进退自如。
这也是,魔刀里的老道刚刚传给李云和敌手用兵器作战的口诀。
说完以后,一身的玄黄气运到定点。手中魔刀发出冷森森的魔气,对着一位佣兵劈头砸来的铁棍,往上一撩,喊一声:“开。”
噹——一声响,就见那人的铁棍如同放烟花时候的冲天炮,直接飞上了天空。十五匹黄池马的力量,发挥得淋漓尽致。
那位佣兵哎呀一声,就见自己的两个手都震得血肉模糊。一愣神之间,被李云劈头一刀砍作两半。
这佣兵的身体却是奇异的迅速枯萎,化作一小堆白灰,连一滴血也没有流出来。后面的那位佣兵,见到如此奇异的一幕,顿时吓呆了。玄黄气在魔刀上闪烁着几尺长的光芒,光芒在这个佣兵身上一扫。又是一堆灰烬。
莲儿是火灵体制,从李云手中接过的这把宝剑,乃是一件法器,名叫烈火腾云剑。对于火属性有着很大的加持。莲儿九焱烈火功发挥到极致,宝剑一挥就是五六尺长的火焰,轰然而来,热气熏天,炙烤人的心神。
这些佣兵大都是练体四重的人,在佣兵之中也算是好手。原来他们以为要杀两个小孩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轻而易举的事情吗。谁知道却找上了硬茬子,踢在了铁板上。
他们也把自身的玄黄气运到最高,那也不过是两匹黄池马的力量。
莲儿练得也是高级功法,自然可以加大自身的力量,他也达到了八匹黄池马的力量。宝剑一挥就是八千斤的力量。再加上这烈火腾云剑加持的火力,一丈方圆,就像是一口烧红的铁锅。这些佣兵还要用自身的玄黄气抵挡炙人热量不使自己被烧伤。
莲儿就显得更加自如。
身体如同跳荡的火焰,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所向披靡。
莲儿和李云就像是虎入羊群,任意纵横。
最奇特的是莲儿每杀一个人,李云的魔刀都会亮一次,一瞬间,就见到这个人和李云杀死的人一样成为灰烬。
魔刀中的老道,高兴得哈哈大笑。一股嗜血的表情,就像是色鬼看见了倾国倾城的美女一样,流着哈喇子,带着一股子没出息的模样。
一刻钟,当莲儿的烈火腾云剑最后一剑劈在佣兵的身上时候。这一片战场变得干干净净,如果不注意脚下的灰烬,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打斗。
赵山星和水镜先生这时候还在震惊,这些人怎么都变成了灰烬了呢?战斗已经结束了。
二十个人,二十个好手,二十个赵山星的铁心心腹,就这样的莫名消失了。
李云点指赵山星:“赵山星,你给我过来。今天我就要看看,你这练体八重的人物有多么厉害。”
北面的赵山星看一眼南面的水镜先生,二人眼光一闪,立刻跳到了圈子中来。
李云在心里和老道士交流:“师父,我想全心对付一下,这八重的高手。你给我观敌料阵。如果有人偷袭,你就杀手为我阻拦。如果莲儿有危险,你就帮一下。”
老道白了李云一眼,心说话:什么玩意,这时候满心想的还是那小妞,真他妈一个痴情种子。
“放心吧,老夫知道。”
“好,李云,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胜旧人啊。就让我来会会你,看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水镜先生说着跳了过来。
莲儿对着李云说:“云哥,你就把这老杂毛收拾了就好,赵山星交给我了。”
“莲儿,那你小心。”
“你还是管管自己吧。”水镜先生劈头一掌。
李云并不躲闪,挥拳对着水镜手掌打来。
水镜先生那可是八重巅峰的人物,练体八重就会拥有十二三匹黄池马的力量。这个水镜先生所练功法应该是稍微高一点的功法,居然达到了十五匹马的力量。凭借着自己高超的武技连练体九重的人物,他都能放马一战。见到李云并不躲避,心里暗叫一声:好小辈,这可是你自找死路。
砰——
掌拳相撞,一声巨响。并没有出现水镜先生所想的,李云被震得口吐鲜血,震出去一两丈远,奄奄一息的模样。
李云只是被震退一步。水镜也感觉自己的胳膊发麻。
就这一震,李云又感到心间一阵温暖,他明白,是自身的阴阳大玄丹,又被融化了一些药力。心里暗叫一声好,更显得精神抖擞。本来李云的力量是不在水镜先生之下的,因为刚才的战斗,有所减弱,这才显出来弱了一筹。
水镜先生大吃一惊:“原本以为,这孩子练体五重,就是高明也不过七八匹马的力量,谁知道他的力量居然和自己不相上下,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胎。”水镜先生并没有惧怕,反而很是得意,天才就要扼杀在摇篮里。假以时日,自己一定不是这孩子的对手,现在凭借着自己几十年的练体武技,一定能打死他。
内心暗叫一声:“滚雷拳。”就见水镜身上玄黄气滚滚,一阵若有若无的细微雷声发出来。
李云心中暗笑:好,今天我就把你作为我的垫脚石。镇山神拳。胳膊上一股力量在增加。散发着逼人的力道。
水镜先生内心一阵大笑:我在赵家十几年,赵家的镇山神拳我是一清二楚,用这种拳法,就是你的死期。
两个人都是出拳如风,脚下的枯枝败叶在他们拳风带动下,纷纷飞扬。黄的红的土色的树叶,在他们身边漫天飞舞。
砰砰砰——
拳与拳相撞,发出震耳响声。
李云越打越兴奋,这才是真正得练手呢。如此战斗才能激发自己心中的药力,锻炼自己的武技。
水镜却越打越心惊,镇山神拳的套路虽然还是,但是,这孩子不知为什么做了细微变动。这一变动,就变得无懈可击。十几年了,就连赵山星也不能用出来如此协调的镇山神拳。
手掌一变,变拳为掌——雷龙掌。
李云这时候镇山神拳也已经用完。叫一声:“裂山掌。”
这时候北边的一个佣兵看到一个机会,箭搭在弓弦上,向着李云瞄准。
只见一道寒光扑来,这个佣兵惨叫一声:“啊——”化为一团灰烬。
其余佣兵眼睁睁看着,他扭曲着,扭动着,慢慢消失,就是没有人能够帮得上一点点忙。恐惧立刻就爬上了这些人的心头。弓箭扑腾落在满是落叶的地上,在落叶上震荡了一下。
东边的一个佣兵,用自己背上的花装弩,对着莲儿发出一支弩箭。就见一道白光,震开弩箭,而后扑到他的身上。他也挣扎扭动了一会,化为灰烬,身上的兵器衣物脱落逶地。
一个念头爬上这些人的心头:这些人有神灵保佑,不可暗算。
他们就这样默默地站着,看着场中,四个人战成两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