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五 更狂第
章节列表
四十五 更狂第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十五 更狂
来人的头领方大牛指着李云说道:“我要挑战统领,我就是为了替代你做统领来的。”
李云看着他这嚣张的模样,微微一笑:“一招。”
“兄弟们,今天这个方大牛要挑战本统领,本统领向着诸位兄弟说一句,我就一招,打败他。如果他躲过了我这一招,我就把统领让给他。”
方大牛手下的兄弟们听了李云的话,一个个忍不住大笑。就像听见了一个两岁小孩对着一个成年人说,要一巴掌把这个成年人扇死一样。
“他用一招打败我们大哥?哈哈,这真是开一个天大的玩笑。”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一个练体五重的人,对一个练体六重的人说只要一招。是不是脑袋进水了。”
“大哥,你就一招打倒他,看他狂个什么劲。”
“对,大哥大展神威。”
就连六长老和七长老也震惊的长大了嘴巴,就连他们如果说一招打败练体六重的方大牛,那也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方大牛像看着傻瓜一样的看着李云,突然笑了:“好,你是我这些年碰到的最二的一个人。我就喜欢这样的人,今天我也二一回,如果我两招打不败你,从今以后,我就拜你为师。口不应心,天诛地灭。”
说完,方大牛一股强大的气息在身上涌动。
李云笑着看着他:“你不反悔。”
“绝不反悔。”
“好,开始吧。”
就见方大牛身型变换,手印变动,一股股天地能量,慢慢地向着他的手中凝聚,他的手在此刻突然间变得异常强大,一股毁天灭地的能量,似乎在其中酝酿。
“统领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白银黄金掌,先接我这白银掌。”
从手掌中推出一个足有九尺大小的亮闪闪的元宝,对着李云横砸过来。破空声音,呼啸着,显示了强大的能量。
李云本想一掌推出去,结果发现,这白银掌里蕴含着一些金属精气。李云把那一掌引而不发,把五行吞噬大魔功运转在胸口,身子对着那个巨大白银元宝冲了过去。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就连方大牛也搞不清这个李云在干什么,这不是找死吗?
六长老忍不住说口来:“危险啊。”他气得跺了一下自己的脚。
有佣兵都闭上了他们的眼睛。他们虽然没有这样的武技,但是,知道这样的武技威力绝对是无与伦比。这一碰,肯定是骨断筋折,搞不好还会死于非命。
但是,李云贴上了那个大元宝,并没有听见碰撞,也不见元宝玄黄气爆破。就见李云贴着元宝飞行,不过这一瞬间,元宝迅速变小。五个呼吸,那亮闪闪的元宝就像是撒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地被李云吸收了。
李云就感觉自己体内的金灵珠越显得光华夺目对于金属性质的理解更为清晰。
同时,通过五行循环,把元宝中的能量还原成玄黄气,注入了丹田。
方大牛震惊得看着至一切,等到李云吸收完了,咬咬牙,脚步重新变换,手法变动。再一次引动了天地间的能量。
这可是他最后的一下,孤注一掷,方大牛大喊一声:“接招。”
一个将近一丈方圆的巨大金元宝,光彩夺目,金光闪闪,气势逼人,威力无穷,向着李云呼啸着而来。这一个金元宝一出,他累的一P股坐在地上,丹田里的玄黄气几乎上被用尽。他要看看,李云怎么接下他这拼命一击。
李云还是迎了上去,照样子把他吸收了。
李云散去了自己的掌法,慢慢地走到了方大牛的身边。冷冷地看着他:“你败了。”方大牛抬起头看着李云,这家伙果然说到做到,翻身要给李云倒身下拜。
被李云一把抓住:“兄长,胜败乃是常事,何必耿耿于怀。”
方大牛听见李云这一句“兄长”,看着搬住他的肩头的秀气手掌,看着李云真诚的目光。这一切,没有一点作假,就是一个少年以自己作为真诚的姿态,站在了自己面前。
原来自己想过,他不过是一个年龄不过十六岁的少年,听说练体不到五重。居然就当成了这个兵团的统领。还听说,他搞什么改革,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的方式,对佣兵进行整理。
就认为着一定是一个不知人事的纨绔小子,所做的花样。要哗众取宠,玩这种华而不实的东西。所以,从进到这里,就没有认真的看他一眼。
就认为这些佣兵,不过是因为他是赵家的派遣,故意让他如此罢了。
谁知道此人年龄虽小,居然还真的要把自己这所有弟兄收下,没有到他们比武的时间。也给自己一个可以比武的机会。这就是海纳百川的气度,额头跑马的胸襟。面对着六长老的质疑,他没有一点迟疑,这可是一股子发自骨头里面的自信。自认为是威力巨大的两掌,在他身上那就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这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实力。自己失败了,他没有意思嘲笑,还抓着自己的手,亲切的叫自己兄长,这是一种真正的仁慈。
不错,他年龄是小,但是有多少成年人可以比得上。
“统领,我方大牛服气了。”方大牛被李云搀起来,对着李云行礼说道。
“哼,方大哥,本来我对方大哥极为佩服,方大哥此话,让我失望。”李云犀利的说道。
方大牛不解的问道:“为何?”
“我问你,练体为何?”
“练体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练体只是我们通向神通境界的一个过程。要达到神通境界,那就是向着苍天挣命,自己把握运气,要求一切尽在掌握。胜了,明白根源;败了,知道原因。进而提升自己对于自己的感知。”
方大牛听着李云的话,忽然明白了李云为何会有这样的胸襟。就像是佛家的顿悟一样,被李云一席话,瞬间破开了他心灵中的一团迷雾。
当机方大牛哈哈大笑:“统领,我明白了。”
李云这才春风面满:“沈布星出列。”
沈布星立刻小跑来到李云面前。
“给我点三十八名练体四重,十名练体三重的兄弟,带过来。注意,班长和排长一个不要。明白?”
沈布星听见三十八和十,那就是四十八个,敌人是四十九个,不用说,剩下的一个那一定是自己了。这是统领给自己的一个出气的机会,不由得心中一阵的大喜:“是。”
李云对着饿虎佣兵团的兄弟们说:“弟兄们,如果不给你们一个表现的机会,想必大家一定不会服气。现在,我就给你们一个展示自己的机会。你们可以施展自己的手段,只要你能把这些兄弟打下去,我就认为你们拥有了挑战,组长排长的资格。”
李云对这自己的人马说道:“兄弟们,检验咱们这些天训练成绩的时候到了。我给你们一个时间,两刻钟,不把饿虎佣兵全部打到,有一个站起来的,今天,本统领就陪你们练上一个时辰。”
就见双方人马在这练兵场,相对站好。
一声令下,一拥而上。
饿虎佣兵团显得杂乱无章。铁狼这边的,三人联合就成三才阵,四人联合就成四象阵,五人联合就成五行阵,八人联合就成八卦阵。
这就像是普通百姓和正规军的比较。
饿虎就像是被陷入了陷阱中的饿虎一样,只是凶狠的咆哮,恶狠狠地扑打,但是,在陷阱中,他没有丝毫伤人的能力。
一刻钟,除了饿虎佣兵团的二当家,其余饿虎佣兵都躺在了地上。
沈布星大吼一声:“兄弟们停手,我一刻钟打不倒他,这个排长我就不当。”
说完,真想猛虎一样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