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七章 你们都要死
章节列表
四十七章 你们都要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十七章 你们都要死
用玉铲一点一点。挖出人参一边的泥土,碧绿的人参在这一刻开始颤抖。
人们瞪大眼睛看着人参显出璀璨的颜色,在这天寒地冻,万木枯萎的冬季,能够看到如此泛着晶莹绿光,闻到一股子人参特有的香味,再想到这一棵人参的珍贵价值,想到分到的玄黄丹,想到过几天就能和家人好好地过一个肥嘟嘟的年。一些佣兵脸上都浮现出一抹欣慰的笑容。
这个人参的形体已经成型,就像是一个人一样。有鼻子有眼有腿,如果不是上面那一簇枝叶,可以说这就是一个迷你型的一个精灵人。人参被红绳子拴着,虽然他左右摇摆,依旧逃不脱,红绳子的掌握。人参似乎在吱吱的叫着,有人心里就有了不舍。
这时,抬参者用玉铲咯嘣一下,把人参的最后那一个根切断,这是给这个人参留下一丝血脉。天道无情,总会留下一丝活路,这才使得大地上的各种动物能够繁衍生息。
一滴绿色的汁液,滴下来,有人用玉瓶接着。一根红绳要拴上人参的根须。这时,一个碧绿的小人,头顶有一支茎,茎上长着两片叶子,猛然从人参上跑出来,向着外面突奔而去。外面是抬参者布置下来的阵法。它在里面左右奔跑,吱吱乱叫。
抬参者对着他倒身下拜,而后,用一个玉瓶去捉这个参灵。参灵此时,面对压下来的玉瓶子,好像用尽了全身的力量,使劲一闯就穿破了第一层阵法的封锁。
众人看着这左右冲突,想要逃跑的参灵,这时候都深深吐了口气。还好布置了两重阵法。不然,就让这参灵逃走了。
抬参者把玉瓶,对着参灵扣下。啪踏,终于扣在了玉瓶之中。成功了。所有人都鼓掌欢呼起来。把那人参也放入玉瓶之内。盖好玉瓶的盖子,而后用红布包上,红头绳扎住。
抬参者一脸喜气,来到李云身边:“统领,幸不辱使命,这个棵千年人参王,终于被我们请到了。”
李云接过来。
“哈哈,果然是抬参的好手,不然,还真有一番麻烦呢。”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
就见四个人犹如苍鹰一般,凌空落在他们南面的山坡上。这四个人都是六十岁年纪,都穿着棉袍,个个精神抖擞,气态轩昂。
七长老看着这四个人,不由得在心里暗道一声:不好。
这四个人,就是钱家和孙家的长老。
不知道自己是运气好,还是点子背,遇见了一支千年难遇的人参王,就碰上了,钱家、孙家的长老。如果是一个对一个,七长老绝对是悍然不惧,可是,这一下子,就来了四个,李云就算是能够抵挡一个,那还有两个八重的高手呢。
谁会不知道,他们绝对不会只派来四个长老,来到魔山。肯定还带着佣兵。
“哈哈哈,娃娃把你们抬到的参王给老夫拿过来吧,老夫或许会考虑放你们一马。如果你们胆敢说出半个不字,嘿嘿,我就不介意让你们这二百多人,全部埋藏在这魔山之上。天寒地冻,野兽们正没有食物呢?”高个子红脸膛的老者,一脸已经吃定了这贰佰人的模样,大模大样的说道。
“朱清,你口气也太狂了吧?没看见我老人家在这里,也敢说这样的狂话。”七长老站出来说道。
“哈哈哈,”朱清笑得更为得意,“老七,七长老,你的确是一人物。但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啊。你们那里就你老小子一个练体八重的人物,你看看我们这里可是四个练体八重的人呢。”朱清盯着七长老,就像是盯着一个已经被他们吃定了的猎物一般,“我们有四百佣兵在身后。一刻钟,就到了。你说,我们是不是吃定了你们。”
李云微微一笑:“那如果我们把参王交给你们,是不是,就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了。”
“嗯,只要你们交出参王,我保证不伤你们的姓名。不过吗,人你们还是不能走,就让赵老大拿玄黄丹来回你们吧?你们赵家也太猖狂了,居然敢私自吞并了铁狼兵团。”竹青就像看着一只待杀的羔羊一样看着李云。
身后所有的兄弟全部都拔出了兵刃,一个个虎目圆睁。铁臂神拳,走过来,对着李云说:“统领,我们和他们拼了吧?”
“混账,你没有看见,他们四个练体八重的高手,你没有听到,他们有四百佣兵。…… ”李云把参王送进了魔刀,悄悄把意念渗透过去:“师父,这四个老不死的如果交给您老人家,要多长时间。”
李云就听见老道一阵冷笑:“徒儿,我告诉你,不超过你数五个数。”
听到这里,李云身子一仰,摸摸鼻子,笑道:“即然这样,你们就死吧。”
说着,把手一挥,就见一道刀光缭绕。
四个长老本来也防备着,但是,魔刀那可是道器,就是法器也不是这些练体人物可以抵挡的。一件法器就可以千里追踪,破空杀人,拥有神通的人物,遇见法器也要退避三舍,更何况这些仅仅是练体的人物,在老道手里那比碾死四只蚂蚁,还要轻松。
就见刀光一闪,四个人立刻就化为灰烬,剩下四个棉袍萎顿落地把七长老吓得蹦了蹦,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云。
所有的士兵都震惊了,练体八重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却在李云刀光一闪的功夫,就把他们给弄没有了。
“兄弟们,已经快过年了,本来我不想这样,但是,钱家孙家不依不饶,今天,我就要看看兄弟们有多大能耐,我给兄弟们说,今年我们所有弟兄,都要回家过一个,快乐年。那么,他们剩下的杂碎,要一个不留。弓箭手,前进十丈埋伏短兵搏杀者前进十一丈埋伏,长兵搏杀者前进十二丈埋伏。你们要按口令行事。不得有误。”李云低声安排完后。一挥手,所有佣兵,各自按照李云的安排,埋伏起来。
李云和七长老就埋伏在最前面。
南面十丈到十五丈远,就是这个小山的山顶,山顶上巨石散落,密密麻麻。犹如一个天然摆好的迷魂阵。李云这将近贰佰来人,埋伏此处,从下面看不出一点的蛛丝马迹。
就见下面果然有三四百人,再向这小山顶上涌来。犹如一只只蚂蚁。还看见有两个佣兵,在一位公子模样的面前指手画脚。
李云所带的佣兵们一脸的兴奋,都低低的潜伏在巨石后面。李云和七长老,潜伏在一处长着低矮灌木的石头后面。透过低矮的灌木,可以更好的观察下面的情况。
这三四百人,陆陆续续走上山来,他们行进速度很快。
就听那位公子模样的人在催促:“兄弟们,快点,快点。一会见了赵家佣兵团的人,如果不听话,就给杀,杀的他们片甲不留。如果他们听话,就让赵老大赵老二拿钱回人,这样子,我说孙兄,我们都可以过一个肥年了。”
乱石岗前是一块平地,此时,枯草的干枯草茎在寒风中瑟瑟抖动。北风虽不凄厉,也显得凛冽。
南来的这些上山的人,被北风呼呼吹着面庞,寒冷直接就吹进了脖子里。佣兵们都缩着脖子,朝着这山顶爬来。
离李云还有十丈,五丈,三丈,两丈,一丈。
猛然间,一声哨子响:吱溜溜——在这空旷无人的山顶,突然响起,那些上山的佣兵都是心头一惊。就见五六丈远,有四五十人,站起来,早已经搭好的雕翎箭,如同雨点一般,倏倏倏倏,朝着这些佣兵们射过来。
这些佣兵,都知道四位长老——练体八重的高手,面对着只有一个练体八重的敌手,和贰佰名佣兵,就是打起来,也会是一时半刻不落下风。谁能想到,受到突袭。这些人左躲右闪,拔出兵器,要拨打雕翎箭。

呵呵,还是恢复两更吧,没有鲜花,也没有人顶一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