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练体六重(2)
章节列表
第十章练体六重(2)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十章练体六重(2)

李云猛然间感觉自己的压力忽然一轻,立刻明白,自己走上了又一个练体的台阶。

皮、膜、骨、髓、肌肉,这五重都经过了重新的淬炼,比起刚开始要强健柔韧了许多。自己要进入入腹的淬炼了。

入腹,就是对于大肠小肠膀胱等器官进行淬炼,可以增强自己的消化功能,为自身提供更多的能量。增加自身的积累。

李云决定如果能够借助此山的压力,突破第六重那是最好。

随即盘腿坐下,手法在不停地变幻着手印。

斧山的压力穿透了皮肤骨骼,把身体的玄黄气尽量的从丹田压到腹中。开始了对于腹部的淬炼。

咔嚓、咔嚓、咔嚓,从丹田处生出一股气流,从大肠结束处由里到外的蔓延在大肠上,斧山的压力从外向内蔓延在大肠上。一阵阵声响密密麻麻从体内传出。李云身体的经脉穴道成为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漩涡,疯狂榨取着空中的玄黄气,弥补自身的不足。

有些人来到三百六十级台阶上,在压力缩小的情况下,盘腿打坐。恢复体力。

抬头看一下,坐在三百六十一级台阶上的一八八号,看着那一柄光华缭绕的法剑,听着几乎上有声音的吸收玄黄气的气流声,听着体内咔嚓、咔嚓的声音,看着李云不断变换的手印。他们对于李云充满了羡慕和崇敬。

实力为尊,在这个其他人都无法修炼的斧山上,一八八号能够修炼,并且还有如此大的动静,这说明此人的功法绝顶。更何况那一把法剑,那可是练体境界中人无法抗拒的神兵利器。就算是你是练体十重,也一样会被斩杀在此剑之下。

当一八八号从大玄帝国皇子身边走过去的时候,皇子和郡王就是一脸的震撼。他们看到李云目不斜视,似乎在领悟什么东西,并且快速的攀爬着台阶。一八八号轻松地步态,旁若无人的神情,使得在攀爬中累死累活,苦不堪言的他们一脸的恨意。都有一种想冲上去,揍他的冲动。看到他头顶上悬浮得到宝剑,立刻就把这种心思埋藏在了最深的心底。

“刚才,我们拦截他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使用这把法剑?如果拿出来这一把法剑,恐怕我们当时就妥协了。”皇子不解的问道。

郡王盯着一步步走远的一八八号,面容显得很为阴冷:“皇子殿下,恕我直言,恐怕此人在心里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心上。他是想用自己的实力来锻炼自己,不是像我们,要用自己以外的势力。这样的人更是出奇的强大。”

“嗯,你这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在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面对着我们如此强大的实力,他就是孤身一人,却没有表现出一丁点的惧怕。原来我以为这是心性问题。这也确实是心性问题,但是,他身上还隐藏着如此可怕的实力。到了万分危险地时候,死得还是我们。”皇子想到,如果他们真的把一八八号逼上了绝境,法剑一出,谁与争锋。自己说不定就死在了这法剑之下。想到这里,不由得暗吸一口冷气。

踏上了三百六十个台阶,台阶上坐着好多人。唯有上面一个台阶上坐着一个稍微有点瘦弱的身影。

密密麻麻的咔嚓声,不绝于耳;呼啸的气流声,几乎能听见;头顶悬浮的法剑,光芒四射。

居然能够在这样的地方进行练体!皇子和郡王的眼睛瞪大了一倍。

郡王拉着皇子的手说:“殿下,我看你和一八八号的恩怨还是不要再提了为好,这个人不平凡。”

“这也是我此时心中的想法啊,可是,如果他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呢?”皇子一脸忧郁。

如果李云此时知道皇子的想法,一定会止不住的笑出声来。

“我看不会,你想想他没有吃一丁点的亏,反倒白白拿了一百万玄黄丹,只要我们不去招惹他,他不该回头招惹我们。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和他化干戈为玉帛,能够交好,就一定要交好。”

这都是在各种势力的压榨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物,面对不一样的局势,就会做出不一样的决策。这一切在小民心中显得不可思议,在他们手里就是转动的小球一样轻松。

中午,李云的眼睛豁然睁开。明亮的目光就像是一道利闪。

李云知道,自己的六腑已经淬炼了一半,这都是斧山巨大压力的功劳。不然让他自己淬炼,大概要四五个月才能完成,并且质量比起现在来要差的多的多。

三脉四轮还差一点没有圆满。但是,李云知道在这斧山考核下来,一定能够圆满。

这斧山还真是自己的福山啊!

想到自己的收获,李云脸上不由自主的涌出了一丝丝灿烂的笑容。

向上走,此时的压力大概有九千斤,不过对于能够进行练体淬炼的李云来说,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多大的压力。他感觉一下自身的全部力道,大约是十八到十九匹马。

李云又迈开了向上的步伐。

“有生于无,无中生有。”反复念叨这句话,又想到盘古开天的壮烈场面,似乎有一丝明悟出现。

广场上不断有人从斧山上被传送出来。

每一个被传送出来的人,都是一脸的黯然。花了多大气力,好不容易弄到的一张考核证明,就这样黯然离开了。这些人都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势力中人,被日月学院发放考核证明的时候,自己的亲人、亲戚、朋友,还有势力中的盟友,一个个都拿着礼物,前来祝贺。

家族也是放鞭炮,开宴席,宴请宾朋,广为宣传。那时候自己也是颐指气使,傲气冲天,总以为自己一出马,就立刻被日月学院收下,是手到擒来,心想事成。

如今铩羽而归,真有无颜再见江东父老的面子。感觉又一个地缝都要钻进去的羞愧。

家人仆人卫士还是接出来,还是一脸的笑呵呵:“公子,别放在心上,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一次权当是做了一次练习。能参加这次考核就说明公子你天资甚高,将来前程不可斗量啊。”

“王子,先喝口水。让奴才扶着您到这边歇一会,听说这斧山压力之大,能够把人压扁啊。您一定是累了。”

奴才们都知道,这些主子虽说失败了,主子还是主子,他们奴才还是奴才,尤其在主子不痛快的时候,更要下功夫伺候好。就这也保不定成为他们的出气筒,原来想象的奖赏没有了。没有奖赏也得靠着主子吃饭,不是吗?

这时候显示出来了榜单,一百多人的退出,榜单上已经没有了,原来的密密麻麻。只见榜单上写着:

二零五号,四百八十级台阶。

十八号,四百八十级台阶。

三零四八号,四百八十级台阶。

一号,四百八十级台阶。

……四百八十级台阶上居然有一百多人。

还有几十人,在下面慢慢攀爬。

一八八号,四百六十九级台阶。

李云还在一步步向上攀登,脚步落下,就砰然一响。鼻洼鬓角热汗直淌,但是,他依旧迈着坚实的步伐,一步步踏上了四百八十一个台阶。

李云在这个台阶上盘腿坐下,一圈圈奇特的手印,疯狂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