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五章 五十玄黄丹
章节列表
十五章 五十玄黄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五章 五十玄黄丹

李云从魔刀里面一出来,就听见一阵若有若无的争执声音:

“这位学长,刚才有学长已经来收过保护费了,这样子的重收,大概不很合理吧。”这是德云的声音。

“呵呵,合理,就你这样一个废物,也配说合理。哼!别人收过,那我问你是谁收过,他有没有给你什么手续,现在他为什么不出来保护你呢?”这应该是那个收保护费的强硬的声音。

“按照学院的规矩,保护费只能够收一次,你们这样做,明显是破坏了定下来的规矩。”德云也有些郁闷。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一个蠢材,自愿给别人做奴才,也配说规矩。规矩都是让弱者遵守的,强者只会制定规矩。”

“你——”听出来德云很愤怒。

“怎么了,告诉你就是打死你,也只是捏死一只蚂蚁。”

“哦——是吗?这么狂,你捏死他试一试。”李云站在大门口,盯着那个比自己高了一头,虎背熊腰的学长说道。

说完,并不等他答话,脚踏阴阳步,身形如影如烟,倏地来到这人面前,对着他的就是一个耳雷子,就听见“啪”一声,此人被扇出去六七步远,窟通到地,李云紧接着一步抢过去,一脚踏在他的脸上,冷冷得说:“说我的兄弟是一个蠢材,我看你连一个蠢材都不如,狗一样的人,也配做我们学院的弟子。”

“你——你狠。”那人被李云脚踏着脸庞一脸的不服气,但是,又不敢轻举妄动。自己好歹也是一名练体九重的高手,居然在一名新弟子手下,没有走出一个回合,还被踩在脚下。一股子恼恨涌上心头,可是,自己的头颅被别人踩着,动也动不了地方。

“以后学得有眼色一些,不要在那里都乱叫唤,这样吧,我就收你五十枚玄黄丹作为保护费,拿出来吧。”李云看着他说道。

“好,我拿,我拿。”说话中充满了恨意。他把手在自己的衣兜里摸索了一下。对着李云的腿刺过来。

李云右脚尖抬起,他一下刺空。李云乘着这几会,脚尖一下子踩在了他的手上。李云冷冷一笑:“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啊。”脚尖用力一拧,就听见一阵咔嚓声音,这是手掌被李云踩成骨折的缘故。

“啊,你好狠。”那人惨叫一声说道。

“五十枚玄黄丹。”李云不理他。

这时候,一些新生和老生听见了这个人杀猪一样的惨叫声,纷纷出来看是怎么回事?有人在心里想:一定是新进弟子吃了亏,这些霸道的老生,真不是我们惹得起的。

出了门,他们就看见一八八号门前不远,一个瘦瘦的身影,踩着一个魁梧的大个头,惨叫声就从那大个头嘴里发出来。

一时间,人们都没有弄明白这是怎样的一幕。听到五十玄黄丹,这些人更是诧异,不是这个大个头蛮横的收取玄黄丹吗?怎么这个小个子,在向他收取呢?

李云又把脚放在了他的脸上,并且,用了力气:“我数三个数,1——”

“给,”那人把一个小袋子拿了出来,递给李云,李云让德云接了过去,数了五十枚,而后扔给他。

那人捡起自己的玄黄丹,左手擦一擦嘴角的血迹,边退边说:“小子,你狠,算你狠,你给我等着,咱们完不了。”眼睛里流露着仇恨凶狠的目光。

“你们几个还他妈,看什么?给我上,把这小子给我废了,死了我也包管。上。”说着从自己的衣衫兜里掏出一个符箓在自己的右手上来回挪动,这是治伤符箓。

这时候正是刚刚吃过午饭时候,听到动静,好多新进弟子出来看是怎么一回事?看到一八八号在和收取保护费的学长打斗,这些人都显出了迟疑。

一位一身绿衣服,身材窈窕的女孩子,晃动着背后的马尾辫子,跳了过来:“你们以大欺小,以多欺少,以为我们新进弟子里面没人了么?”

德云也跳了过来。拦住一个学长。

刚才那人在符箓治疗下,已经好转。难以平静下来自己心中的仇恨,大叫一声,闯入了战团。

李云脚踏阴阳步,挥手就是大日烈火拳。手上阳光灿灿,显出了大开大合,大起大落,至刚至阳,至猛至强的味道。每一下出拳都带着呼呼风声,撕裂空气,挂着黑线,对着对手打起来。

在他们的脚下,都卷起一阵阵小小的旋风,把地上稍有的尘沙卷起来,扑打人的脸孔。

砰砰砰,三拳打在三位学长的身上,就见这三位学长,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被打出去四五尺远,窟通、窟通,落在地上,哇的一口血喷洒出来。

练体九重巅峰也就是十七马的力量,更何况这些人根本就不到十七马的力量,在李云二十多马的力量下,就显出了他们的脆弱来。

李云一跨步来到了绿衣女子的身边,金龙探爪,咔嚓一把直接抓在了那一个和绿衣女子战斗的学长的头上。立刻顺着他的头颅鲜血流下。

和德云战斗的那位学长,见到不好,转身就跑。被德云一脚踢在后背上,在地上打了一个滚,站起来没命跑开了。

李云对着那位绿衣女子拱手一礼:“学姐多谢了,不如您先到我的院中小坐片刻,一会我们再谈如何?”

绿衣女子知道这个一八八号是今年考核取得第一的人,当时她就在第六位。她是很注意一八八号了,也吃惊于这一八八号居然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三四个学长,在他手下没过几个照面就给解决了。当下温文一笑:“不必客气,我叫如梦,就住在你东边的一九二好。”说完轻轻一笑,灿烂如同花开,带着一身清淡的茉莉花香,飘然离开。

所有的新进弟子看着这一幕,全都掉下了一地眼珠。

居然还能这样子解决保护费的事,他们更是吃惊于李云战斗的爆发力。身似蛟龙,飘摇游转,出手如电,乒乓二五就解决了这几个收保护费的学长。

有些人心里觉得解恨,好,这样做太痛快了;有人觉得这个一八八号惹了祸了,就来到李云面前劝说:兄弟,你虽然厉害初来乍到,这样子可是莽撞了;有人幸灾乐祸,你在考核时候得了一个第一,就觉得自己厉害的没边了,这一次有你好受的。他们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李云根本没有管这些个,来到挨了二次打的那位身边微微一笑,伸手在他脸上拍了一拍:“学长,我告诉你,五十枚玄黄丹不算什么,你不该出手打我的兄弟,更不该骂他为蠢材。我告诉你,他就是我的弟兄,谁动他一个手指头,都要问一问我,李云愿不愿意。所以,我才扇了一个耳光。你居然敢暗下毒手,所以,我才碎了你的手骨,作为警告。你们这一次仗势欺人,我才打断你们的肋骨,作为惩罚。以后做什么事不要太霸道了。”

那位学长阴狠得笑着:“李云,好有骨气,你会后悔的。告诉你,凭你这样的小虾米,在我们日月学院这一片海洋里,掀不起风浪。”

李云冷冷一笑:“那我就看这里的水有多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