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十七章 青木师兄
章节列表
十七章 青木师兄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十七章 青木师兄

众人都吃惊的看着这一幕,这他妈破坏力也太惊人了吧?

从地面激起的石块,如同无数飞起的鸟儿,没头没脑的四处乱撞。

还好这些人都有玄黄气护身。没出什么叉子。

李云和吴军都没有动,任凭飞来的石块打击在自己的身上和脸上。

每一个人都在变幻着手法,谁先发出谁就站了上风。

吴军用出了全部的力气推出第二拳,就听见他大喊一声:“二拳灭苍天。给我去。”

比着第一个更为威猛的巨大拳头,恶狠狠向着李云砸过来。

李云也在同时就退出去了自己的第二掌:“二掌碎山河。给我去。”

相撞,如同两块两丈大小的山石快速相撞。地下激起了一个一丈大小,三尺来深的大坑。这可是全是石头的地面啊。

李云冷冷一笑,手法变换的更快了。在吴军没有完成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的第三掌给推了出去。“三掌破乾坤。”

就见一个巨大的黑色手印,急速的拍向了吴军。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候,一道身影快如闪电,夹起吴军,躲过了惊天一掌。

巨大的手掌落下来,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响声,轰隆,吴军所站的地面上,大约两丈大小,出现了一个半尺神的大坑。

不论是新弟子还是老弟子,都惊讶的深吸了一口气。

就见一个俊秀的年轻人放下了吴军,吴军由于反噬,忍不住哇哇吐了两口血。就见这年轻人,快如飞鸟,来到李云面前,伸出手掌对着李云的脸就是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是这样的清脆,所有的人都听得见;这一巴掌是这样的狠,李云被他凭空扇出去六尺来远,窟通摔在地上。

一些老弟子就看不上了,“明月会也太不像话了,居然和一个新进弟子搞起了车轮战。”

“就是,如果这个小师弟没有力竭,就凭你也配扇人家。”

他们议论纷纷。

这人一踏步走过来,对着李云就要踢。这时候一道剑光破风而来。这一脚踢上去,自己也一定被这剑光刺到。这位并没有迟疑,脚步一动,闪了过去。

就见如梦,手持法剑,飘然落在了李云的面前。

“哼,还是学长呢?一点风度都没有。先是仗势欺人、后来以多胜少、再是以力压人、你更卑鄙,居然乘人之危。就这样子的人物,还在日月学院修什么道,我告诉你,你们这样的,一辈子也到不了,神通境界。”如梦秀目圆睁,粉脸含怒,对着这人指责道。

“说得好,”一个人鼓着掌,踏步进来,“哈哈,明月会大当家的郑和顺,就是这样的人。”

郑和顺看见范学伟虎步龙骧,大步流星走进来,边来边说着讽刺地话,不由得很恼怒:“范学伟你也要来趟这一汪浑水吗?”

范学伟哈哈大笑:“答对了,有奖励,加十分。”

郑和顺哼了一声说:“我明月会并不怕你圆月会。”

“呵呵,郑兄多想了,我只是请郑兄手下留情,今天之事看在我的面子上,就此罢手,你意下如何?”

郑和顺看一看,自己的三当家已经受伤,其余兄弟也受了伤,再看十来位圆月会的弟兄在外面站着,自己这面还真不是对手。郑和顺多聪明,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哈哈,既然范兄说了话,这个面子一定要给的。好了,今天的事情,到此为止。”他向着外面走了好几步。

李云颤颤巍巍站起来,手摸掉嘴角的鲜血,指着郑和顺说道:“郑和顺,十天之后,我要在日月台上挑战你。我们不死不休。你敢不敢接。”

李云心头的那个恨啊,你们这就是学长的风度么?在自己没有一点力气,完全虚脱的时候,对着自己下手,并且是下死手。为了自己的一点面子,居然如此的心狠手辣,也激发出来李云抗争的心胸来。

如梦搀着李云,看着李云一副择人而噬的模样,看着他脸上斑斑伤痕,不知怎么的,就感觉内心深处似乎被某种东西打动了。

郑和顺这时候转过头来,看着李云突然笑了,他点点头:“好,我接了。十天之后,日月台上见。”一股轻蔑的眼神,看着李云,似乎李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死人。说完,带着弟兄扬长而去。

李云这时候,又哇的吐了一口血。

他转过来对如梦说:“梦姑娘,谢谢!”

如梦不知为何,脸颊突然一热,她看不到自己脸颊上的红晕,显出了一丝娇羞的模样:“谢什么,师兄弟之间相互照顾应该的。你们说话,我走了。”说完,一甩头就离开了,香味随着如梦飘远。

“范学长谢谢你,上次是你帮了我,这次又是你帮了我。”

范学伟哈哈大笑:“这么多年,没有见过像你这样有魄力的新进弟子了。一般的新进弟子都是软的像一只羊一样。你却像一只虎。”

李云微微一笑:“范学长说笑了,其实我也是一只羊,只是我看不得别人欺负我的兄弟而已。”

范学伟看着他又是一阵笑:“没见过一只羊能把明月会三当家差一点毁在掌下。也难怪郑和顺那样子的发疯。不是他见机的快,吴军这时候恐怕就成为了肉饼了。”

他们一边说着一边往李云的院子里走。

其他的新弟子老弟子也议论纷纷的回到各自的院落里。

就见以为满头白发的老者,一脸笑眯眯的,看着李云的院子摇了摇头:“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小家伙啊。”

说完,看着地上的坑坑洼洼,双手来回结成手印,手印翻转,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尘归尘,土归土,来归来,复归复。”

就见万千碎片,都快速的回归到它原来的地方,万鸟投林,黑压压的回来了。

金灵子双手向下一压,咯啪啪一阵响,地面恢复如初。

“呵呵,兄弟,哥哥这次来,是因为青木师兄来到了学院,他说要看你,我就来找你了。”

“青木师兄,”李云立刻就想起了那个一身青衫,一脸飘逸,颇有神仙风范的身影,正是他和他身边的仙缘女子,把李云和莲儿带到了,修仙的路上。“学长你等一下,我洗一把脸,就来。”

说着从凉亭跑到了,自己的卧室,净身符在身上转一圈,一身水汽弥漫,瞬即把一身的土气全部洗净。而后梳了梳头发,扎好。看看镜子,自己的脸已经完全好了。

此刻显得精神奕奕,神采飞扬。这才出来对着范学伟说:“学长,我们走吧。”

范学伟看着他此刻精神的样子,不觉一笑:“真看不出你刚才还在拼命啊。”

“呵呵,小打小闹不入学长法眼。”

范学伟笑了说:“你可知道,郑和顺可是练体十重巅峰的人物,并且,他还有特殊的地方。兄弟,这一次,你鲁莽了。”

李云看着范学伟一脸谨慎的样子,不觉一笑:“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好歹也得走。还是快去见见青木师兄要紧,那事还有十天呢。”

范学伟看着李云这样的心胸,不觉得点点头,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感觉,这个李云说不定还真会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