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章 发财了
章节列表
三十章 发财了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十章 发财了

魔刀里的师父一口吞噬了,九天烈火镜。

使得李云头发都是直愣愣的,这可怎么交差?

一件宝器,就足以使得他这样的外门弟子死一百次也不足以补偿这样的损失。

要是门派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死定了。

日月仙宗可不是小门小派,这是五大仙宗中的一个。

真传弟子随便出来一个,一个小拇指就可以杀死自己无数回。看来大祸已经临头,等到这些内门弟子醒了以后,绝不会放过他。

李云心中一狠,既然如此,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这所有的飞剑全部收入囊中。

李云问道:“如梦,你要那一把灵剑。”

如梦看到一位女弟子手中的一把水纹清风剑,很是漂亮,另外,这把剑轻巧凌厉,在日月仙宗有这样的宝剑的女子,不在少数。容易蒙混过关。就要这把剑。

李云把所有灵剑都收归囊中,经过魔刀忘情水的洗刷,一会功夫,就抹去了所有主人的印记。

如梦滴血以后,一把灵剑就和自己产生了心心相印的感觉。随即这把灵剑,随着如梦信念一动,自己储存在如梦的身体里。

这些骄横跋扈家伙的灵器可以收走。收走他们的灵器,也算是解解心头之恨。可是,这些人绝对不能杀死。不然,九位内门弟子和一位学院弟子的死亡,就会引发门派的大怒,说不定,他们会什么时光逆流,或者天机推算,那样子,像自己这样的小虾米,绝对是连骨头也不会剩下。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快速离开这里。以免被别人发现,出现了麻烦。”如梦冷静地说道。

二人匆匆离开这里。

刚走没多大功夫,就见刘亚男和一位一身淡蓝色道装的人,一起飘落而下。这人来时没有丝毫的仙力波动,一切都是那么平凡。可是很多人都知道,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返璞归真的高手。

就见这人,目光明亮,在这夜里似乎一点也不受夜色影响。此人步态沉稳如同山岳,气态高贵,带着雍容。

“嗯,刚才我怎么突然感觉,我的九天烈火镜和我本身失去了联系。”这男子嘴里喃喃。

刘亚男听见以后,心下大惊:“能够让大师兄这样的人,和自己的宝器失去联系,除非是妖宗魔宗里面的长老,几乎要踏入道法十重的人物。大师兄现在是神通八重,已经度过了风火大劫,就算是在所有的仙道门派里面也算是一位顶尖人物。”

“看样子这件事情要和仙宗长老掌门禀告一下,不然妖魔二宗这样的高手出手,我们门下的内外门和真传弟子,都要吃亏了。”

“还好这些内门弟子没有事情,这里还有一位学院弟子。”就见大师兄手臂一动,手指喷出一团烈火,烈火卷像各个弟子,宛如一个红色琥珀,弟子都在里面睡大觉。

“师兄,我们所有的灵剑全部丢失了。”刘亚男着急说道。

“嗯,肯定是妖宗人物干得,妖魔二宗不善于炼器,他们见到这里的十口宝剑,哪有不拿走的道理。”师兄肯定的说。

“我那可是一把即将进入宝器级别的灵剑啊,师兄。”刘亚男着急的说道,也不怪他着急,这一把火凤天玄剑,是他的命根子。今年就要重开日月棒大赛了,如果没有这把火凤天玄剑,能不能进入前二十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未知数。

“亚男师弟,我告诉你,修道一路就是修心,除了修心再无他物,你之所以一直不能精进,其中一个很大原因就是,你不能摆脱自己对于外物的依仗。修仙除了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心意外。再没有可信的事物,这样才可以勇猛精进。说不定这对于你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我受教了,师兄。”

“放心吧,到了日月棒比赛以前,我会让门派长老送给你一把上好灵剑。”

听到这句话,刘亚男心里才显得心安。日月棒那可不只是一个排名问题,更主要的还是门派发给的福利问题。对于他们这些日月棒前十名的内门弟子,门派是按照真传弟子的规则给予的。如此大量的丹药供给只怕是一个傻瓜也可以变天才。

无怪乎,这些内门弟子一听到日月棒,一个个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斗志昂扬。

那位师兄又向前走了几步,看到脚底下一团灰烬,手一动,灰烬立刻自己漂浮到师兄的面前。

“骨灵化作的灰烬,魔宗的道法——三千灰烬炼骨术。看来真有魔宗长老,来过。”师兄一边看着一边喃喃。

而后,对着天空一挥手,天空就降下一团云彩。袍袖一摆,十个人就被稳稳当当的放在白云上。而后和刘亚男踏上白云绝尘而去。

李云和如梦一路奔跑。

向着离火城而去。

傍晚,他们找到一处休息的地方。坐下来歇歇脚。突然间,如梦照着李云猛推一把。自己也快速躲开。

李云大惊,刚要愣愣看着如梦,就见一支长箭,咯楞楞摇摆着箭尾羽毛,扎在了他们坐的地方。

破空无声矢——一种射出去没有声音震动的弓箭。

如果没有如梦刚才的哪一把,李云知道现在自己已经变成了箭下亡魂。

李云不由得转怒为喜,对着如梦说道:“谢谢。”

如梦脸颊发红,话语却是利索:“大敌当前,以斩敌为要。”

他们顺着箭射过来的方向,看见有二十多个人弓上搭箭,虎视眈眈看着这里,看他们的动静。

李云对如梦说:“徒手搏杀,不用灵剑。”

如梦看着李云坚定眼神,点点头。

李云往外扔了一个木棍,打到一片草,就见十来支箭,射了过去。李云已经顺着风吹,悄然向着这二十来人,悄然潜过去。

离他们将近十丈,就见这些人对着李云射过来。李云施展日月水火剑,叮叮叮叮,拨打雕翎箭。人身已经欺向了对方。

李云到达的时候,如梦也已经到达。两柄剑如同秋风扫落叶,剑气纵横,鲜血飞溅。来回几个回合,在这些马匪的惨叫声中,结束了这一场小小的战斗。

李云看到如梦对于杀人,每一剑都是直刺要害,一剑结束,干净利落,没有丝毫迟疑。似乎如梦就是杀人的行家里手。

自己杀过人,还有很多不适应,如梦就像是风清月淡,特别轻松。

如梦看着李云不解的看着自己,微笑着说:“我以前是一位职业杀手。”

“哦,怪不得你能那么快发现敌人,隐藏起来没有人能够发现呢?”李云这时候才明白。

走出了这一段弥漫着血性的地方,来到一片空地,坐下来。

李云拿出一颗鹌鹑蛋大小血红的丹药,丹药上还弥漫着鲜血的味道。递给了如梦。

如梦接过这似乎蕴含着血液的丹药,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丹药?”

“低级灵丹,血红地灵丹。这丹药可以补充血气能量,比那玄黄丹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你尝尝。”李云说着,就把一枚丹药放进了自己嘴里。

这丹药的确有一股血液的味道,其中还弥漫着泥土的清香,这就是两个骨灵才凝成的一枚丹药。骨灵是人死以后,在地下吸收大地精华,从而有灵,从新形成另外的一种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