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七章 大日神剑
章节列表
三十七章 大日神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十七章 大日神剑

天玄子离开,算是解了李云的燃眉之急。

看到天玄子在万毒圣水攻击下,慌乱失措的模样,李云心头微微一笑,看来这玉净瓶的确是一件宝贝,神通人物也难以奈何。

当下收了神水,还是让龙血地火包围着,灵剑悬浮空中,以备有人偷袭。

李云调息自己的精神,就这一会时间,就让人感觉筋疲力尽。随着精神的恢复,李云感觉到自己的精神力比着没有和天玄子交手以前要涨上不少。

“难道说,精神力也是越用越多吗?”李云在慢慢琢磨。

天空突然出现一柄光华四射的巨剑,这巨剑就仿佛是一轮太阳,在这已经降临的夜幕中,显得耀眼异常。巨剑慢慢落下,落下中,巨剑也在变小,十丈、五丈、一丈,落到地上,就仿佛是一轮太阳,落了下来。而后,这一柄神剑,来回扭动,化为一轮圆圆太阳,进入一位一身白色道袍,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的身体里。

大日神剑——日月仙宗十大神通的又一种。

就见这人,脚步一动,风云激荡,身形晃动,云霞相随。信步走来,仿佛是天地之间唯一的真神,天地气势都随着他转动。

日月仙宗的真传弟子,剑灵子。

“师兄,刚才就是这个兔崽子,用碧血魔宗的羊脂玉净瓶保护着,小弟破不开他的防护。还求师兄为我做主。”天玄子在后面阴毒的看着李云,像是一只狰狞的毒蛇,要用自己的毒牙狠狠咬李云一口才解气。

剑灵子一摆手,止住了天玄子的话。迈步来到李云面前。

李云就有一种祥光普照,紫气东来的感觉。剑灵子好像是刚下凡的仙人。

“你叫李云?”轻轻一句问话,金声玉应,婉转动听,这不是用了神通,而是达到一种修为以后自动产生的效果。

练体十重以后,就可以影响别人的精神,更何况这些神通境界的高手。

李云运用盘古元神决,驱除了剑灵子所有的精神影响,这才点头称是。

剑灵子微微点头:“怪不得,天玄子师弟说你用一件宝器,他就破不了呢?原来还修炼了精神,好,学院中能出现你这样的师弟,实在让人高兴。”

李云听他说话,一派喜气,反而更加加了关注。谁都知道,要咬人的狗不露齿,越是这样笑眯眯的人物,说明他的心机越深。

天玄子之所以把他请来,就说明这人的修为要比天玄子高出一个层次。他一定不是青木师兄的对手,不然,这人就进了:一天二地三人五行,这十一位杰出弟子内了。那么此人的修为,一定在神通三重或者是神通四重中间。李云看着剑灵子一边在默默琢磨。

“师兄和他唠叨个什么劲,一剑劈死他这个兔崽子,而后劈死那个青木,我们就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了。”天玄子在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李云,撤了龙血地火吧,这东西对我没有一点作用。”剑灵子一脸笑意说道。

“师兄你是那一个门派中人?”

剑灵子一脸诧异:“呵呵,我是日月仙宗真传弟子。”

“哈哈哈哈,胡我做什么,你是一名魔宗弟子。”

“哦,你怎说我是一名魔宗弟子?”

“哼,我仙宗弟子,讲究扬善除恶,行侠仗义,顺天理,除不平。关怀弱小,积攒功德,以善事助自己气运大涨,好得到天运庇护,取得仙缘,是也不是?”这都是李云从那小宇宙读本上面得来的,此时拿来侃侃而谈。

剑灵子点头称是。

“魔宗弟子,讲究一切唯心,只要自己心畅意顺,就不顾什么天理人情,一切为我。为此不惜同门相残,残害人命,伤天害理,无恶不作。这样子,就是造恶,最后恶贯满盈,气运败坏,遭到天谴。所以,魔宗人物,虽然说突飞猛进,能成正果者寥寥无几,是也不是?”

剑灵子笑着,看着李云,仿佛一切尽在掌握。

“那么,这个天玄子,乘着青木师兄被妖神打伤,疗伤之际,乘人之危,暗下毒手,这是不是魔宗行径?”

没有等到剑灵子有所表示,李云又说,“你作为日月仙宗真传弟子,在这妖魔横行,攻我国土,杀我黎民,害我百姓,生灵涂炭之际,不去斩妖除魔,扫荡妖氛,还这个世界一个朗朗乾坤,一个干净世界,却在这里,同门相残,自相残杀。所作所为,就是放在俗世也是为人不齿,更何况是这,仙道之中?”

天玄子见到李云伶牙俐齿,夸夸其谈,气得他指着李云说道:“你这兔崽子,一入魔道,花言巧语,也免不了你一死。”

“哈哈哈,大丈夫死则死而,生又何欢,死有何惧。我生死都是一片光明磊落。不像你,暗中下手,手段卑鄙,下流无耻,残害同门,欺压师弟,仗势欺人。青木师兄没有受伤时候,你为何不敢,仗剑直指,打上日月斩仙台。在上面凭着自己的神通,一决胜负。你不敢,贪生怕死之辈,懦弱无能之人,我敢说,你成就的神通秘境,是靠某一个人给你硬生生提上来的,你没达到如此练心程度。这样的人,在我们修道一途,也不过是一泡屎,臭气熏天。和你说话,都污了我的嘴巴。啊——呸。”

“太阳真火刀。”天玄子被气得七窍生烟,五脏爆破。一把熊熊燃烧着烈火的大刀又举了起来。

“哼,水箭,”就见李云一声令下,万毒神水凝成一支乌黑的箭对着天玄子一声霹雳,射了过去。

天玄子一刀劈下,发出一阵隆隆声响。龙血地火,不住震颤,但是,就是不被打破。

天玄子还要躲避这万毒神水,万毒神水如同跗骨之蛆,缠着天玄子。当天玄子转过身子,全力对付神水时候,李云心意一动,神水迅速归来,落入了羊脂玉净瓶里。

天玄子在剑灵子面前,丢尽了脸面,气的哇哇暴叫,但是,对于李云却又无可奈何。

剑灵子脸色不变:“哈哈,谁说我要找青木师兄的麻烦,我找的是青丝魔宗的修月儿。”

随即声音放大:“修月儿,你给我出来,我知道只要青木有危险,你就在他的身旁。”

声音如同雷声隆隆传过,从这里传向四面八方。

李云心中暗道:好险,好险,这一招算是赌对了,不然,我他妈死无葬身之地啊。

夜空深沉,空寂无语,似乎剑灵子所有的力气都是白搭。

那修月儿根本就不在这里保护着青木。

“好,修月儿你不出现,我一剑劈死青木,看你出现不出现?”说着就凝成了一柄三丈来长的光华夺目的巨剑照亮了这一片夜空。

“尔敢,”就听见天空深处一声娇喝,“就凭这一句话,你们这一条心,今天你和天玄子就死无葬身之地。”

就见天空,一片星光闪烁,缤纷花雨闪光落下,香气馥郁。

“我说有光。”天空就像是出现一轮太阳,照亮了这里的夜空。

就见紫气涌动,彩虹横空。一位一身青色衣衫,身后彩带飘飘,青丝飘扬,从这彩虹上,按下一条虹桥,一步步走下来。

妖女?这哪里是妖女,这分明是一位仙女啊!李云赞叹。

“哈哈哈,修月儿你终于出现了,我就是要借着这一个机会,看一看青丝魔宗的人有多厉害。”剑灵子仰天大笑。

“哼,青丝魔宗厉害不厉害,也是和五大仙宗,并列万年的宗派,五大仙宗也没有如何,你一个小小弟子,敢口出狂言,今天就是你的死期。”花容月貌的修月儿,眼神冰冷的看着剑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