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三十八 修月儿
章节列表
三十八 修月儿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十八 修月儿

修月儿对着剑灵子说道:“今天你要为自己的猖狂,留下一些东西。”

剑灵子并不惧怕,手指一指,大喊一声:“去。”大日神剑,立刻变得有十丈百丈之大,明亮的照耀着人的眼睛,撕裂空间,燃烧空气,对着修月儿风驰电掣刺过去。

“春风吹抚春草长,更行更远还更生。独山头人不见,碧条青雨撒江天。”修月儿念念有词。

“嗯,这句话好像在那里听过,哦。对了,在地下那里,不过青木师兄说得是,春风吹抚巨木长,更行更远还更生。独木成林人不见,碧条青雨撒江天。哈哈,差不多的咒语啊。”李云在心里想着。

就见修月儿一头青丝,忽然变作无数黑色大手,漫卷着向着剑灵子的巨剑缠来。无数青丝犹如一天黑色瀑布,密密麻麻,严严实实,笼罩了真个夜空。

一下子就卷住了剑灵子的百丈巨剑。

剑灵子并不慌张,看着自己的巨剑被缠住,喊一声:“大日烈火。”

就见这百丈长剑上,忽然间爆发出跳荡的火焰。

“哈哈,你没有听见吧,碧条青雨撒江天。碧雨出现。”

火焰上是瓢泼大雨,不过这大雨乃是青色。青雨很快的浇灭了熊熊火势。

单间剑灵子并不慌张,而是口里念念有词:“峰回路转不见君,心有灵犀一点通,灵犀剑,杀!”

那一把巨剑瞬间变得极为微小,一道寒光冲着修月儿的心窝刺过去。

李云这时候脸色都变了。天玄子脸上露出了笑容。

砰,一声,小剑刺在了一块木盾上面。

“快走,”剑灵子见到自己的灵犀剑被挡住,立刻就喊着天玄子。

即时,那一把小宝剑一闪来到了剑灵子脚下,一声霹雳,腾空而去。

却见修月儿三千青丝,成为一条天网,遮天而来。

木然间听到两声惨叫,就见无数黑色大手,卷着两条手臂,一下下圈在头发里,一会,头发伸出来变直,成为美丽的头发,披与身后。把那两支手臂吞噬了!

衣衫摆拜,彩带飘飘,修月儿飘身下了彩虹,如同嫦娥下凡,落在地上。

眼睛看着青木化作的木头,低声说道:“唉!你的胆子有多大,居然敢一个人到那帅台去,妖神不是看在我青丝魔宗的面子上,这一次那里还有你的命在。”那样子就像是一个贤惠的小媳妇在数落自己的新婚丈夫一样。温柔中带着埋怨,指责里带着不舍,柔情似水,这是一腔爱意的浓浓表达。

然后才看着李云说道:“嗯,你这个小兄弟,还真够一个兄弟,面对着天玄子和剑灵子的高压,面不改色,能抗住这么大的压力,的确是一个人才。哪,这是十枚归灵丹,可以提升你到神通秘境的精神力。”

“慢,”李云阻止道,“我想问一下,你为什么要给我这归灵丹?”

修月儿笑了,这一笑居然是如此的华美:“不一样么?”

“不一样,如果是因为我保护我师兄,那大可不必,这是我的职责,我也不会接受。”

“怎样才接受呢?”修月儿很感兴趣的看着李云。

“如果你做为青木师兄的红颜知己,给兄弟我这一个见面礼。嘿嘿,我就收了。”

一个绿色的小葫芦,缓缓飘到李云跟前:“这就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

“胡闹,”一声喊喝,就见青木师兄从神木里面出来。

“修月儿,你不该出来啊!你知道,那个剑灵子根本伤不了我,你何必要趟这一趟浑水呢?”青木看着修月儿说道。

“是,我知道剑灵子伤害不了你,可是,剑灵子伤害得了这个孩子。他一个练体十重的人,为了你硬抗天玄子,为了你在剑灵子面前摆大意陈道理,置生死于不顾,要保住你的生命。难道说,你连他也不顾?”修月儿厉色问道。

青木听到修月儿的质问一时语塞,一脸的无奈:“我,唉!修月儿,你回去吧。”

修月儿看着青木流下了泪水:“青木,你每一次都是赶我走,赶我走。我问你我那一点不好,我就这样的让你讨厌吗。墨海之行,我们一起杀死了魔王,而后,我三次救你,为了你,我一人走到天外星域,自己修炼,为了你,我和父母吵翻,有家难回。好,那么你今天就告诉我,你是不是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你说一句是,我转身就走。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饶是青木杀伐果敢,心思坚定,此时怎么也说不出,自己从来没有爱过她话,每每梦里都是她的影子再跳动。

青木呆呆的看着修月儿,一言不发。

沉默半晌才说:“月儿,现在不是时候啊。”青木也知道自己的这句话有多么的苍白无力。

温柔的月儿,看到此情此景,笑着抹去了自己腮边的泪水:“我知道,我在青丝魔宗,你在日月仙宗,仙魔不是同路人。我也知道,你为了和我这一段机缘,在门派中受到了委屈。我理解,但是,青木你也不能一见到我,就把我赶走啊。你往妖神帅台,你知道么,如果不是……妖神就要了你的命了。日月仙宗就你是真传弟子吗?你怎么那么大胆呢,太莽撞了。”

青木此时忽然变得木讷:“月儿……”

“以后要多注意自己啊,别再冒险了!”

“傻瓜,你还不是一样要冒险,修仙一途,那里会有平坦。”

修月儿听到青木这句话,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我知道我们将来很难有结果,但是我不在乎,我真的不在乎,我就是想看看你。”

“不对,你这话错了,姐姐。”

两个人都看着李云。

“现在你们仙魔阻隔,我问你们,如果你们都到了道法境界,还有这种阻隔了么?如果你们到了神仙境界,还有这种阻隔了么?只要这样想,你们就有无限的未来。在地上仙魔不能一起,那你们都修成神仙,到天上投入一个门派不就完了吗?”

醍醐灌顶,“对啊,都成了道法境界,就成为这个门派的老祖了,这样子谁还会阻拦。”

修月儿看着李云一脸的欣赏,接着对青木说:“青木,以后无论何时,都要保护好这位小兄弟。修道一途,千难万险,你千万要当心他。”

“月儿,你就放心吧,我会好好保护他,你要好好修炼,李云弟弟说的对,我们到了道法境界,那时候我们就成为门派的老祖,不在门派露脸。这时候,谁也不会干涉我们。”

“嗯,”修月点点头,她看着青木,“你也好好修炼,我等着仙魔大会时候,看你一展风采。”

“嗯,”青木拉着修月的手,慢慢把她搂在了怀中。

修月儿在空中消失,青木这才拉着李云走上巨木,又变得冷静起来:“师弟,我们现在要到门派中去,天玄子和剑灵子这一回去,必定在门派中闹出是非,到处煽风点火,诬告与我。我必须先见宗主禀明此事。才好平息此事。

哼,那天玄子依仗自己的老爹是门派长老,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如果欺人太甚,我倒不在乎,在日月斩仙台上,和他来一场生死决战。”

神木穿过云层,像着日月学院方向,火速赶来。一个时辰,正是东边太阳露出了红红的脸庞,他们已经来到了日月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