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二章 掌刑长老
章节列表
四十二章 掌刑长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十二章 掌刑长老

天明子领着自己的儿子天玄子,怒气冲冲地来找掌刑长老。

他要为自己的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眼前就是那一座日月斩仙台。九十九丈见方的台子,全部用一种白玉做成。台高三十六丈,象征着一周天的时间。这白色的石头不知道是什么石头,千百年来,多少惊采绝艳的日月仙宗的高手,在此比武,在此厮杀,动用法宝,也没有给这日月斩仙台留下一点的破坏。

两道长长的通向斩仙台的路,是两道白石铺成的台阶,这台阶上有着苍苍绿苔和不知名的神魔洒下的血液,斑斑驳驳,直到今天还留着一片片殷红的痕迹。

苍苔的绿与血液的紫红,在这白石的衬托下,构成了一条古朴苍老带着神秘的通向死亡的道路。

天明子和天玄子一步步踏在这一条沧桑路径上。

在这里没有人敢飞过去,这是日月学院的禁地,此处,禁止飞行。就这一个决定,让万千年来无数,惊天地泣鬼神,得道飞升的仙者,都是恭恭敬敬的遵守。

从这一条规矩开始,还没有那一个弟子、长老,敢在这斩仙台破坏过这一规矩。

见过这上面斩杀过那么多神通广大,法力滔天的人物,谁都对这一座斩仙台感到震惊。

踏上斩仙台,就看见这白色石头铺成的地面,如此的平整,一块块大小均匀的巨石,平展展的铺成一个光滑如水的地面。四围都是三尺多高的白石阑干,上面雕琢着一些古代斩仙的惊人画面。

上得台来,笔直向前走九十九丈,就是通往掌刑长老所住的宫殿。宫殿和斩仙台靠着东西两边的这两个石桥联系着,好像是二龙出水的样子。

上到这斩仙台上,天明子都没有缘由的感到了一阵惊心寒意。他看到,青木就站在掌刑长老的宫殿门口。

掌刑长老笑呵呵地对他说:“青木,一切都过去了。你快要进入神通五重了,掌教宗主让你到日月小仙山前去修行,你去吧。”

青木对着掌刑长老拱手施礼,称是,而后就从掌刑长老的宫殿,走过来。

天明子看着迎面走来的青木,手一伸拦住去路:“慢,你把事情解释清楚再走不迟。”

青木冷冷看着天明子一言不发。眼神里尽是不屑与沧桑。

大殿里传来了掌刑长老年轻的声音:“青木,你尽管走吧,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到了小仙山要好好修行。”说着掌刑长老,身形一飘,快似闪电,出现在斩仙台上。

此时看去,掌刑长老也不过二十多岁,圆脸浓眉,一头黑发,浓密油亮,一身白衣,干净飘逸。这就是掌刑长老,道法境界的人物,日月仙宗里面有名的万古巨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掌教至尊以外,最有权势的人物。

青木听到这句话,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步步向南走去,慢慢走到了台阶边,向南走下了斩仙台。

“你,你,掌刑,你不公平。”天明子咬牙切齿说不出话来。

掌刑长老呵呵一笑,戏谑的看着天明子父子:“你说我有何不公?”

天明子指着自己的儿子说:“你看看,都是因为青木这个臭小子,使得我儿子断此手臂。你看看,如今还是血肉模糊的。我们前来讨一个说法,你居然不让当事人在这里,你这是什么意思?”天明子看来也是真生气了,点着掌刑长老的鼻子说,“掌刑,你是长老我也是长老,这件事如果你处理不公,我就要到宗主那里讨要一个说法,哼。”说完一抚袖子。

掌刑长老,笑呵呵地看着他:“别再我这里倚老卖老,耍什么资格。告诉你,老夫资格比你老的多。你怎么知道我处理不公?如果早就知道我处理不公,你来这里干嘛?”

掌刑长老甩给天明子一个无谓的表情,而后对着天玄子问道:“天玄子,我来问你,你这手臂是怎样受伤的?可是,你在和妖宗战斗,青木阻拦或者是帮倒忙,致使你们受伤的吗?实话实说。”

天玄子被掌刑长老这一句问话的气势压迫的身子一矮,险些摔倒。

天明子袍袖一挥,化解去掌刑长老的威压,点指着掌刑说道:“掌刑,老夫是苦主,你就这样对着苦主说话。”

“苦主,那好我就让你看看谁才是真正的苦主?”掌刑愤怒的一甩袍袖,就见这身边立刻出现了青木在地底帅台的一幕。

天明子、天玄子,都可以清楚看到青木万根树根和枝叶紧紧卷着碧血童子、白骨道人、蓝瞳公子、千花娘子,和他们手中的宝器。

紧接着就是妖神化身出现,把青木打伤。

青木拼命拉着李云,逃出妖神黑暗魔爪。

而后在小树林进入神木,开始疗伤。

看到这里,天明子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但是,还要跟着看下去。

那就是天玄子来到这里,口口生生要李云交出羊脂玉净瓶,那一副贪婪的模样,使得掌刑长老看他的时候,都带着一种看不起的目光。

而后,就是和李云交手,仓皇逃走。

再后来,就是带来了剑灵子,为了保护青木,李云侃侃而谈。

而后,就是剑灵子挑战修月儿,一招败北。

剑灵子和天玄子仓皇逃走,被修月儿斩下了手臂。

到了这里,掌刑长老手臂一挥,画面戛然而止:“看到这里,你就知道,到底谁是苦主了吧?”掌刑点指着天明子,“儿子行凶,试图暗杀真传弟子,你这做父亲的,不但不是教育儿子,还给儿子撑腰,妄图加害真传弟子,天明子你以为这日月仙宗就是你家的私有财产吗?”

天明子被掌刑的诛心问话,问的哑口无言,不禁大怒:“掌刑,你就靠着青木给你的这一点虚构画面,来糊弄老夫不成。”

啪,就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掌刑长老甩甩手,吹了一吹,“告诉你,不要在我这斩仙台大呼小叫。我很不适应。”

天明子气得七窍生烟,要和掌刑动手。

掌刑微微笑了:“天玄子,今天只要你们父子敢踏出这里一步,或者伸出来一个手指头,斩仙台就要有两个狗头落地。”

“这是宗主见到青木以后运用大法力推算出来的,什么是青木糊弄老夫?按照掌教意思,要把你儿子枭首示众,还是老夫看在我们多年的面子上,看在你为我们日月仙宗立下过汗马功劳的面子上,为你苦苦求情,这才改为掌嘴五十。天明子,你自己执行吧。”说完掌刑长老一甩袖子,走向了自己的宫殿。

啪啪啪啪——斩仙台上响起了耳光的脆响。

“你个兔崽子,你咋不给老爹把这事情说清楚。差一点送了我们父子的性命。掌刑长老说的不错,就你这种暗杀同门的行为,那就逃不过这斩仙台上面的一刀……”天明子一边打着儿子,一边埋怨,“青木就要冲击神通六重了,他的地位已经要赶上你老爹我在这仙宗的地位了。一个六十来岁的神通六重,和一个七百年的神通七重,对于一个门派的重要,就是一头猪也可以考虑出来。以后再不得和他为仇作对。知道吗?”

掌刑长老看着天明子打完五十巴掌,扶着儿子下了斩仙台,不禁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