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七十四章 日月榜(1)
章节列表
七十四章 日月榜(1)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七十四章 日月榜(1)

每天听过传功长老的课程,李云都会带领着如梦来到斧山,做一遍斧山试炼。每一次从斧山下来,他们都觉得自己有了明显地进步。

而后,李云就到魔刀深处,开始跟着地藏老道,学习法力的运用。

所有的内门弟子都开始了最后冲刺的修炼,谁都期望着在这一次日月棒的比赛中取得一个好名次。为此,内院里面再没有四处闲逛的内院弟子,这些弟子或在自己的屋子里,或在真传弟子的山峰上,进行着如火如荼的训练。

李云和如梦还是不变的,修炼,斧山试炼,修炼。每天一枚血红地灵丹和元神丹这样子的灵丹,吃得就连如梦都感到奢侈。也感到兴奋,如今如梦的脑海中到处都是磅礴的精神力,好像是一个精神力的海洋。

一个月时间,在修炼中不知不觉的就过去了。

大年初一,内院比赛的钟声敲起来。三万内门弟子,如同一口口蚁穴里面爬出来的蚂蚁,一队队的朝着赛仙场涌过来。

赛仙场上人潮汹涌,人头攒动,人人声澎湃,处在这里的内院弟子,每一个人脸上都写着兴奋。这一次的日月棒大赛,是要决定自己今年所得到的丹药、法器的多少。

只要你的表现足够优秀,门派就会发给你比较好的待遇。只要你上了日月棒,那就是和真传弟子一样的待遇。

面对着如此优厚的待遇条件,那一个内门弟子不想让自己的丹药更加的充沛,法宝更加的精良,这可是修仙之人不可或缺的东西。

李云就感到有四道不怀好意的目光,冷冷得盯住过自己。李云对此毫不在意。哼哼,以其人之道还致其人之身。不论你是谁,只要你对我心怀恶意,我都不介意废了你。这四道目光中有三道是在和刘亚男打架那一天,躲在背后三人的目光。

日月棒的前五甲,哼!这一次你们就被抹杀了。

“听说这一次的第一名是一件纯阳九宫塔,和一枚日月归神丹。”

“哎呀,日月归神丹那可是宝丹啊,可以增加五百年的寿命,可以帮助练体十重的人物突破神通境界。”

“纯阳九宫塔也是一件极品宝器,这样的一件宝器在手面对着神通境界的人物都能抗横一二。用这纯阳之气,锻炼身体,炼化灵器,降妖除魔,可以炼化妖魔淫秽之气,使得妖魔之气难以附身。是一个攻守一体的宝贝啊。”

“徒儿,徒儿,那一个九宫纯阳塔,一定要夺过来,哈哈哈,给为师吃了一定能够突破境界。到那时候,就能够恢复更多的记忆。”老道一脸期待看着李云说道。

“放心吧,师父。我会全力以赴的。”李云说道。

听了李云坚定回答,老道放心的笑了。

突然,金光四起,花雨缤纷,老道赶紧施展大寂灭术,成为了一种介于有和无之间的存在。这些神通境界的长老,谁知道他们有着什么样的手段。万一被发现了,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会给李云招来巨大的祸患。一件道器就是一个仙宗魔宗的立宗根本,每一件道器的出现,哪怕是下品道器都会引发修道界的血雨腥风。别说道器,就是一件上品灵器,一件宝器,都会引发兄弟反目,师徒残杀,为了一件宝贝各种阴狠毒辣的手段都用得上。一件道器在一个内门弟子身上出现,恐怕本门长老都会亲自出手,杀人夺宝。

随着花雨缤纷,彩虹隐隐,声乐细细,香风阵阵,就见空中出现了三十位或老或少的长老。这些长老都是今天的裁判。

就见中间一位面目黧黑的长老对着大家说:“各位日月仙宗的弟子们,一年一度的日月棒大赛,今天就拉开了序幕。首先我给大家展示一下今年的奖品。”说着他的手向着两边一甩,一道大约有二里地长的宝贝洪流展现在所有弟子面前,红的黄的绿的蓝的紫的各种颜色在天空闪烁,好像是各种各样星星在放射光芒。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葫芦瓶子椅子绳索酒杯酒壶,炼药大鼎小鼎红旗黄旗……什么样的宝物都是应有尽有。一下子吸引住了弟子的眼球,一个个弟子看着天空上面的法宝洪流,都流露出一股股贪婪的神色。就连一些长老看着这一条宝贝洪流也是用舌头不断的舔食着自己的嘴巴,咕咚咕咚的咽唾液。这就是大门派的气魄,他们底蕴深厚,贮藏丰富,手眼通天。这一个法宝洪流,就能压死那些散修的小门小派。“各位弟子,千万不要妄自菲薄,说我就进不了日月棒,那没有关系,只要你表现出足够的优秀,门派还是会给你令你动心的奖励。所以需要每一个弟子好好努力。当然如果你上了日月棒,我们仙宗会拿出来更好的奖励。”

“第一名就是一件绝品宝器九宫金字塔。和一枚可以增加五百年寿命,帮助人突破神通境界的日月归神丹。希望所有弟子施展你的才能。下面进行海选赛。”说着从自己的袖筒子里拿出来一块玉石,向着赛仙场一扔,立刻赛仙场就出现了无数的赛台。这也是一个绝品宝器,银河赛台。收起来只有巴掌大小,扔出去这个赛台有着一万八千个比赛场地。

一万八千个比赛场地,自成空间。这是日月学院长老在星空探索时候,得到的一个宝器,上交给门派。用来做内院弟子比赛场地,刚好合适。

这个宝器还有一个功能,那就是只要是被打出了比赛场地,就会自动被传出银河赛台。只剩下胜利一方,留在赛台上。所以这些长老只需要看着每一位选手在比赛时候的表现就可,不用管他们的胜负。

面目黧黑的长老身边的两位长老,各自拿着一把玉石一撒。每一位内门弟子的手头,都有了一个号码。

捏破手中的玉石,人就被自动传送到银河赛台的比赛场地。两位长老把手一招,这些玉片纷纷回到长老手中。重新凝聚成为数字。

李云被传送到一千九百四十四这一个比赛场地上。

一个身材矮小,眉清目秀,脸上稍微有一点杂面星的女弟子也被传送到这一个比赛场地上。

随着长老一声开始,众多弟子纷纷拿出了自己的兵器,赛台上出现了一个个利闪,照亮了这一个空间。

一声声师兄得罪了,师弟得罪了的声音,响起来。接着就是刀枪剑戟碰撞的叮当之声。

也有弟子碰到了日月棒前十名的强横人物,或者是碰到拿着灵剑的人物,自知不敌,退出了赛台。

这位女弟子看着李云苦笑了一下,她是碧水会的一员,听到自己的姐妹们说过这个李云的事迹,也看到了李云痛打刘亚男的手段。心里知道自己在李云面前根本走不出五个回合。为此向着李云一抱拳:“还望师弟手下留情啊。”吴侬软语,如同春风。说着拔出了自己的宝剑。

李云看着这一位女子彬彬有礼也就一抱拳说道:“也望师姐手下留情。”

“你的兵器呢?”女子盯着李云问道。

“哦,我没有兵器,我就双掌和你比试吧,师姐剑下留情就好。”李云春风款款说道。

女弟子这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希望,如果李云拿着兵器,自己不是对手,可是他徒手,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

脚下水声响动,日月水火剑剑诀打出,漫天刺出了一片光芒夺目的剑山来。

李云说一声:“来的好。”从剑下空隙中逸了出去。

随时随地都有弟子被淘汰出局,一个又一个被传送出去的身影,有的受了重伤鲜血淋漓,有的一脸的失望,有的满身的疲惫。

擂台上比武的人越来越少。如梦离李云不远,就看到李云对手的女弟子无论速度还是剑法,都比较欠缺火候。按说李云三招两式就可以解决对手。却见李云只是左躲右闪,从她的剑光空隙中来回穿插。

看似惊险地剑招,都被李云从容躲过。

只剩下他们这一个擂台了。李云施展一个春风翻云手,推着这位姑娘的脊背,轻轻把她推出了擂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