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十五章 战门主
章节列表
六十五章 战门主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十五章 战门主

帝皇门主听到李云的话以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哈哈大笑:“我以为是什么样的厉害人物,谁知道是百里阳这个死鬼的孽种,去年你在我一掌之下,侥幸逃生。你以为今年你还有这样的好运气。你死定了。”

李云一脸风轻云淡:“去年,我一个没有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都能逃出你的魔爪,今年我以一个练体十重的身份来报仇,你以为你还是那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吗?你陷害忠良,暗杀忠臣,提拔奸佞,混乱朝纲,万死不足以抵消你的罪恶。今天,我就要为被你陷害致死的忠良报仇,我就要为屈死的百姓产出你这一个祸害。”

门主手一摆,所有子弟后退二十丈。

就见门主把自己的玄黄气运到最高,浑身好像穿了一件玄黄气的纱衣,这一件纱衣已经快要凝成实质。这一件纱衣之上有着明亮的明黄色,这就是帝皇之气。无数生灵,太多高手,在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雄霸天下,睥睨宇宙的帝王之气的压迫下,都要有一种臣子面对帝王的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这种压迫扑面而来。

李云也把玄黄气运转开来,浑身交错着太阳的金光和月亮洁白的日光。皎皎日月永远是苍生头顶的神圣,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抬头看。

门主看到李云如此特别的玄黄气功,立刻对着李云打过来。

王者之怒——王者一怒,流血千里,天下缟素,匹夫匹妇,都要伸头被斩。带着威风,带着尊严,带着一股子霸绝天下的气魄,拳头撕裂空气,朝着李云的头部打过来,撕破空气,身形带起了皇宫门前的尘土,速度之快,力量之猛让人惊诧。

李云冷冷一笑,二十九匹马的力量,绝对算的上是超乎想象,但是,这样子还是不够。苍龙战天。一股子反抗命运,反抗苍天,要用自己的雷霆一击,把苍天打一窟窿的震撼姿态,打出了这一惊天动地的一掌。

当——

掌拳相对,发出一声刺耳的金铁相撞的声音,李云身子晃一晃,门主后退了四步才稳住脚步。

李云那里会放过这一个机会,孽龙破命,就见一条凶险邪恶的恶龙,伸出了自己乌黑的龙爪,这一抓能够撕裂山峰,阻断江水,破除命运,改写历史。这一抓,就让门主处于进退维谷,生死两难的绝地之中。

唯我独尊。

帝皇门主打出了这惊天动地的一拳,这一拳有着普天之下唯我独尊的气势,有着和天地之间所有精气神融合的态势,有着一种天地鬼神膜拜的姿态。

又一次的掌拳相交,李云居然倒退了两步。不得不说,帝皇门的帝皇之气有着一种压迫人心的力量,同等条件下的人交手,在这帝王之气的压迫穿透下,其他仙宗的人物,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

帝皇门的门主向后倒退了七步。他一脸阴毒的看着李云:“好好好,你真厉害,看来我不得不用我压箱底的绝技了。”

就见他手法变换,脚下步法来回走动,天地间的能量丝丝缕缕的向着他的手下涌过来。此时,晨风吹过,有着丝丝凉意,似乎这晨风都是被他的手法和步法带动而来。遥遥看见,他身上的玄黄气,慢慢凝结成为一个黄色的黄罗伞。

帝王之气何处寻,宝伞之下押金神,指点江山意气豪,万古千秋孤自高。

门主手掌一推,一柄光芒闪烁的巨大宝伞,对着李云压过来。夹杂着风雨之声,山呼万岁的朝贺声,一股股龙气环绕着,挤压压榨着李云所在的空间。

李云早已把手势变换,脚下脚步走动,同样的引动着天地之间的能量。破除黑暗见黎明、彩霞满天红日升、、黄昏出现夜色阑、一颗星现照苍天,天地能量和玄黄气凝结成为一轮灿烂的太阳托在李云的右手中,一颗闪亮的星星,托在李云的左手中,在这即将天明时刻,就好像是一轮真正的散发着光芒的太阳和星星一样,照耀的这一片天地纤毫毕现。

“给我去,”李云大喊一声。

隆——

帝王金罗伞和星日撞在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响。他们的能量波冲击在两边的宫墙上,把宫墙切割了一道两尺多宽一丈来长的口子。宫墙上的碎砖末四处飞扬。这一下子,皇宫和上朝宫殿的院落就可以相望相看了。

帝皇门的弟子都张大了嘴巴,愣愣看着这一切。从来没见过这样大的破坏力,如果不是这宫墙坚固,恐怕早都倒下了。

“御趾降临。我就不信老子杀不死你。哈哈哈,你就给我死吧。”门主阴狠说道。脚下一个巨大的穿着朝靴的脚印,朝着李云踹过去。这一踹,力有万钧,带着皇帝的愤怒,帝王的气势,有一种风云突变,大海扬波的巍峨感觉。就是用自己的大力压死你,碾碎你。

“哼哼,这只是你的一厢情愿而已罢了。看我的一脚踏九霄。给我去。”李云大喊一声,一个黑色的巨大脚印,冲着帝皇门主,风卷残云的冲击过来。这一脚有着一步登天,踏破苍天的气势,有着突破极限,誓死一战的威风。

隆——

一声巨响,巨大的能量朝着两边的宫墙冲击过去。每一处都有二十多匹马冲击的力量,悬在上面的宫墙已经撑不住这一次冲击的巨大力量。咔嚓一声宫墙显出了巨大的裂纹,而后裂纹快速蔓延,曲曲折折。

哐咚、哐咚——

两面的宫墙倒塌两丈来长,宫墙倒地,压坏了无数宫内的花草,荡起了层层烟尘。

帝皇门弟子惊骇的看着一切,他们已经无法想象,面前的这一个瘦弱身影,身体内怎么能够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力量。

帝皇门主手一招,那一把帝王权杖便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一道符箓加持在上面。“嘿嘿,小子你就等着死吧。”说着就把权杖挥洒开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死后名。”

一道流光掀起地面无数碎石对着李云的身体冲过来。李云纵身躲过,看着地上深深的沟壑,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既然如此,拿你也接我一招。疾风符箓贴在水纹清风剑上,而后对着门主射了过去。这一剑蕴含着灵剑之威,蕴含着疾风符箓的速度,快似流星,向着门主杀过来。

“当当当当。”一连串声响过后。就见门主一阵狞笑。

“能把老夫逼到这个地步,你也可以骄傲了。接下我这一杖吧,一杖天威。”就见这一把权杖变作了六丈长短,两丈粗细,对着李云砸下来,“你给我死吧。”权杖出手就听见门主的呼喊声音。这声音中带着愤怒、仇恨、幽怨的语气。

“哼,那可不一定,你高兴的太早了日月合璧,水火交融,灵剑给我合。”就见两把灵剑合并在了一起。成为了一双道侣模样,“乌心有悔,玉兔有情,天火突发,玉镜重生。阴阳水火剑。”李云口诀念完,那把宝剑变作了一柄巨大长剑,以下拭上对着权杖迎了上去。

嘡啷啷,嘡啷啷——

巨大的声响使得帝皇门的弟子都赶紧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一杆巨大权杖,一把巨大宝剑,在这皇宫旁边的路上,上下翻飞,斗争的激烈异常。杀气能量,把这一地方十丈方圆的地表碎石土尘,全都吹得干干净净。

李云这时候杀的兴起,对着门主哈哈大笑:“门主,你还有什么招数施展出来吧。我接了。”说着一掌对着门主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