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十四章 勇斗帝皇门
章节列表
六十四章 勇斗帝皇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十四章 勇斗帝皇门

无名现在是无法看透李云的修为了,一人之力横扫皇宫,斩杀皇帝如同杀鸡一般手到擒来。就是当年五大派的人物齐聚京都,如果想刺杀皇帝也是要大费周折,不知道多少人要流血牺牲。

黄池帝国如今混乱不堪,各地盗匪如毛,也不乏有人来到皇宫刺杀皇上,却是一个个被斩下头颅挂在城门楼上,以示惩戒,警告后来人。

自己也想过为百里大人报仇雪恨,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无名就一阵心悸,皇宫大内那些侍卫的手段,随便拉出来一个都不会比自己低到那里,更何况那里岗哨密布,三步一岗十步一哨,如此严密的防守,就是飞鸟也插翅难飞。

来得时侯,无名一再苦劝李云不要前去冒这样的危险,你可是百里大人唯一的血脉。万一有个马高蹬短,后果不堪设想啊。

见到公子执意要去,无名也只好舍命陪君子。无名已经下好了决心,只要遇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那么,自己拼死一战,也要保护的公子的安全。

谁知道公子两把飞剑一出,所过之处,遇见的侍卫,就如砍瓜切菜一般,不费吹灰之力,过关斩将,丝毫没有一点危险。皇宫大内的岗哨对于公子来说就好像是一层薄纸一点就破。让无名这样子在江湖上闯荡了多年的侠客,都有一点不真实感觉。

出了皇宫,李云对着东面站住,忽然取下来手上的戒指:“无名叔叔,这戒指里面就是我父母仇家的人头,帝皇门已经倾巢而来,你拿着这一枚戒指,先到我父母坟前把仇人头颅摆在那里,祭奠一下,我解决了帝皇门门主之后,一定到到那里和你汇合。”无名看着李云凝重的表情,知道自己在这里难以帮上什么忙,就接过来对着李云说,“公子小心自己,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李云点头:“放心吧。”

此时已经是五更时分,薄暮冥冥,天将方晓。李云听见一阵达达的马蹄声,潮水般的向着这皇宫涌过来。

赵国帝皇门属于帝皇仙宗外门的一个小小分舵,据李云所知这个黄池大陆上一共有五大仙宗,分别是:日月仙宗、星辰仙宗、羽化仙宗、洛水仙宗、帝皇仙宗。

帝皇仙宗是这五大仙宗里面势力最大的,黄池大陆国家数十个,每一个国家里面都是帝皇门保护着皇帝的安全。也就是说帝皇仙宗以自己一个仙宗的力量,把持着相当于另外四个仙宗的资源,有着如此雄厚实力的帝皇仙宗,就是这个大陆上的一个巨无霸门派。

赵国的帝皇门成立的比较晚,虽然说赵国也是一个中等国家,以前处于一种不断的战乱之中,你方唱罢我登场,没有一个稳定的政局,也就没有可供吸收的帝皇之气。赵国处于大陆中央,离帝皇仙宗距离较远,也没有可供帝皇仙宗看重的东西。直到赵国被一统河山,有了稳定的政权,能够产生一定量的帝皇真气,这才在这里设立了帝皇门,保护皇帝安危,收集帝皇真气。

帝皇门主接到门内弟子碎玉传信,立刻整理人马,前来支援。他没有想到,刺客居然如此迅速的破了所有防御,杀死了皇帝。使得收集帝皇气的法宝不得不停止下来。

心头一阵恼怒,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出了问题,回到仙宗述职时候,就会遭到其他门主的嘲笑,说不定就会遭到自己敌对势力的反击,把自己从这门主之位上推下来。如今自己六十多岁,突破神通境界已经成为不可能,那么作为一个门主,享受人生乐趣,倒也自在非常。整天鲜花美酒歌舞美女,人生不也是就是这样的。

谁知道这一个不长眼的龟孙居然要断送自己的锦绣前程,看来不杀之不足以解自己的心头之恨。不杀之,不足以警告其他人。

怒马如龙,来到皇宫门口。

两名走在最前面的弟子,马不停蹄,手指法剑冲着李云斩杀下来,一红一白两匹膘肥体壮的黄池骏马,冲着李云冲过来。

出剑、冲击、跳下马来,一气呵成,行云流水,无懈可击。

后面的弟子都为这两人的杰出的反应,感到一阵振奋。心说话,就是你练体十重的高手这一下也要受到冲击,被打的受伤。

就见一清一白两道剑光,冲着两柄法剑厮杀过去,耳轮中就听见喀嚓,叮叮叮,两柄法剑被李云灵剑绞碎,掉落在地。

李云手掌变爪,对着两个从马上跳下来冲自己打过来的帝皇门弟子,青龙怒击,没理会二人打来的拳头,直接抓在二人的心口。

咔嚓。

二人同时响起了一声惨叫,啊——,随即被李云摔在了他们马队的前面。胸口都是一个大窟窿咕嘟嘟冒着鲜血。

随即李云身形晃动,两臂一摇,对着两匹马的肚腹打下去。

砰。

两匹马直接被打飞,撞在两边的宫墙上,摔得血肉模糊。马血流了一地,一股子血腥味弥漫在皇宫门口。

我们说的慢,其实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

就见李云向前一抓,向左右各打一拳,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内,两名弟子、两匹马、两柄高阶法剑,都报销在面前这一位身穿水火道袍,有一点瘦弱的身影手上。

两人明明都打在他的身上,怎么没见他的身体动一下。

这让帝皇门所有的弟子额头上冒出了涔涔汗水。

李云头上一清一白两柄灵剑,光华闪烁,吞吐光芒,夭矫伸缩,如同两条小龙。

又有四位弟子,法剑一指冲着李云斩杀过来。

就见那清白灵剑破空而来,法剑在灵剑之下,没有走过一个回合,就被砍断,成为废铁,跌落在地。灵剑破空,直冲四名弟子杀过去。

这时候,一柄金黄权杖,如同一个初升的太阳挡住了水纹清风剑,白色灵剑依旧如风而去,斩杀四名弟子,飘然而来,依旧悬浮在李云头上。

水纹清风剑和黄金权杖,相互搏杀。黄金权杖透露着一种苍天在上唯我独尊的威势,以自己高贵神色自然生出一种对于别人的压制,仿佛普天之下所有事物都要对他顶礼膜拜。水纹清风剑,自有一种流水的自得,清风的自由,清风流水两不拘,黄金权杖的高贵,并不能压制清风流水的潇洒飘逸。

黄金权杖显出了一副生气的模样,宛如天子之怒,要流血千里,天下缟素。水纹清风剑,依旧是明月清风流水,帝王也只是这个世间的一种生灵,他们对于清风流水没有丝毫的管束作用。

叮叮叮,一阵阵剑与权杖的碰撞声音好像雨点一样传过来。如同奏响了一曲潇湘夜雨的琴声。

帝皇门主从马上下来,对着李云说道:“既然你要依仗武力,犯上作乱,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罪在不赦。”他这一句话,暗含着帝王无上威严声这一声音秘技,一般的练体十重人物听了,恐怕都会有自己犯上作乱,罪在不赦的阴影被打入心中,成为一块失败的影子。

李云修炼得是什么?盘古元神决,盘古乃是天下第一人,开天劈地,创造宇宙,气吞山河,恒古未有的传奇大圣。别说是凡俗世间的普通帝王,就是苍天之上的无上王者,在盘古面前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后辈人物。“哈哈,一年以前,你率领帝皇门人抓捕了我百里一家,一家子几十口人,全部被处死。这一笔血账也只有拿你的鲜血来还,今天,就是你的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