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六十一章 屠村
章节列表
六十一章 屠村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六十一章 屠村

李云不禁摇摇头,当兵如此,这军队怎么可能有战斗力。

没有战斗力的军队,面对外敌软弱如泥,面对着手无寸铁的自己同胞,才会更加的残忍邪恶。怪不得自己走了这百十里地,这地方没有一处人烟。有的是一处处荒芜的村庄寨落,荒草萋萋,没有人影。想来和这些大兵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一边想一边摇头。黄池帝国腐败至此。

这时候后面一阵马挂銮铃的声响,达达的马蹄声传了过来。

看见一队骑兵,旗帜飘摇,烟尘滚滚向着这边涌过来。

李云淡淡一笑。飞行加码用上精神力,在这官道上如同飞起一般,一道灰色影子,向着黄池帝国冲过去。

百里,很快就是百里。

李云跳到树林子里面一颗参天大树上,在大树的树杈上,盘膝打坐。

拿出一颗血红地灵丹吃下,运转自己的玄黄气,把今天自己心中的不快压下去,恢复到心灵的平静。慢慢就入定了。

睁开眼,已经是星光灿烂。李云摇摇头,每一次打坐练功,都会迷失时间。

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别的内院弟子身上,那人一定会高兴地跳起来。每一次打坐都能进入入定的状态,这种状态可以极快的提升修炼的能力。对于别人来说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奇迹。他还为此摇头呢。

又给加码注入精神力,飞速向前走了大约十里地。

就看见前面一处小村庄,村庄外面无数灯球火把亮子油松,把村庄西边的空地照的是灯火通明,如同白昼。

外面包围着一层层兵士,里面看来是一群百姓。

李云悄悄靠近。

见里面破衣烂衫的百姓,不是妇女就是老人,这些人大概好多天没有吃过饱饭了。一个个面黄肌瘦。此时已经是半夜,大概都是从床上拉出来的,一个个坦胸露乳,衣衫不整。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奶奶,跪在地上,用她那没有牙齿的嘴巴,恳求这些兵将说:“兵爷,兵爷,您就饶了我们这些没用的老婆子老头子吧。”就见一个身披将军铠甲的年轻人,对着这位老奶奶的胸口就是一脚,“去你奶奶的,在老子面前咋呼个啥。”一脚把这位耄耋老妇人踢到在地,这位老人胸口洼陷,口吐鲜血,嘴里咕嘟咕嘟冒着血沫子,身子痉挛,浑身颤抖,只有出得气没有入得气。就见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身上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拉着老人的手,大声叫着:“妈—妈——妈妈——啊嘿嘿嘿嘿——”她就趴在了老人的身边,痛哭起来。“妈,你死的好惨啊,啊啊——啊——”接着就昏死过去。有人给她麻前心捶后背,好一阵子,这才缓过这一口气来。

缓过气来,这位妇女指着那个将军骂道:“你这个衣冠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家没有父母,我婆婆怎么惹你了,你一脚踹死了她。苍天呐,这个世道还有没有我们这些百姓的活路了啊。你睁开眼看一看吧,这些都是一些披着人皮的魔鬼啊。你们还我的婆婆啊。我们相依为命。我丈夫被你们杀死。儿子也被你们杀死,今天你们又杀了我的婆婆,你们这些魔鬼——”

“扑”,一道寒光闪过,这女人头颅被砍下,血液喷洒,如同喷泉。那位将军手中的宝剑向下倾斜,寒光四射的宝剑上血液滴滴答答流下来。

“这几个妇女留下来,其余人等,全部割下头颅带回军营。”将军举起宝剑下令。

这些军士立刻答应一声:“是。”这些人就要下手,屠戮这三四十个老弱妇女。

李云看的眼眶欲裂,心头滴血。大喊一声:“魔刀降魔。”

一道劈链闪过,如同夜空里划过了一道流光。光芒婉转流泻,这些兵将一个个的只剩下一身身衣服,空落落的委顿落地。

在百姓惊讶的目光中,不到两个呼吸,所有兵将全部消失。

光芒回到了李云的身上。

李云来到这一片空地上,眼泪汪汪的看着众人说:“乡亲们,你们赶紧走吧。离开这一片是非之地。”

一个老爷爷一脸的褶皱,颤巍巍来到李云身边,对着李云就要下跪。李云慌忙搀着老人:“老爷爷,使不得使不得,这样会折我的阳寿的。”搀住老人,后面的村民却是跪下来,对他磕着头。

李云赶紧说:“乡亲们,起来起来,使不得,使不得。”泪水缓缓滑落。杀了这些猪狗不如的兵将,这就是天理报应,但是,这些百姓的跪拜,让他心痛。

“侠士,你可是剑仙吗?”老人颤巍巍的问道。

“呵呵,老爷爷我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这个地方你们不能再住了,离开这里吧。”李云劝道。

老人眼角流下了泪水:“侠士,你大概不知道吧。这黄池帝国到处都是走投无路的百姓起来造反,到处烽烟四起啊。你让我们往哪里跑。自从百里大人被害,丞相一怒之下告老还乡,之后被人害死,已经是奸人当道,豺狼横行。四处边疆,帝国攻打。国家就大肆征收税务,恰逢今年,是一个大灾之年,这一波又一波的收税者,百姓就是买儿卖女也交不起这些赋税啊。我们这些老弱病残,往哪里跑啊。”

李云无言,看着这些面黄肌瘦的人,一脸不忍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把这三匹马牵回去,杀了做几顿食粮吧。”说完掩着自己的泪水,匆匆而去。

一路上,看到的都是萧条。

一个个村落空虚荒芜,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终于到了黄池城了,遥遥看见高大的帝王城阙,一片灰蒙蒙的建筑占据着广袤的地盘。物是人非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偌大的黄池城是自己生活了十五年的地方。在自己的记忆里,东南西北四个城区,那里都留下了自己深深地记忆。

城西这一条御河依旧不紧不慢的缓缓流淌,不管人间是兴盛衰败,他都是唱着自己那一首潺缓叮咚的歌,给这一个无情的岁月,沧桑的人事一抹翠绿的柔波。那一座小庙还在,这就是父亲被抓的时候,自己得以存身的地方。

那时候,黄池帝国各大派都派人前来搭救自己的父亲,一个个叱咤风云的武林人物,在这个帝都黄池演绎了一场又一场,惊心动魄的故事。

这些武林莽汉再没有一丝一毫的利益驱动下,就为自己的父亲是一位能员,一位廉吏,一位支撑着黄池帝国的擎天柱。这些人抱着抛头颅洒热血的气概,凭着一腔义气,赶了过来。

往前走,是一片小树林。在这小树林里自己救过猴子,还和铁金刚打过一架。

再向前走,就是一座高大威武的帝都城门。过了帝都城门,李云走进一条街道,这就是自己当年要饭的地方。如今依旧是车水马龙,依旧是有着一个个破衣烂衫的乞丐蹲在这里等候着施舍。

慢慢走过这一条条街道,这每一条街道里都有着自己深深地记忆。

“妈妈,妈妈,我要这冰糖葫芦,我要这冰糖红葫芦,我要吗,我要。”一个身穿绸衫,六七岁得孩子,拉着母亲的衣襟,手臂摇着,指着旁边的冰糖葫芦,叫道。

那位母亲一脸的爱恋,手指点一点孩子的额头:“小馋猫,就知道要吃的,好好好。妈妈给你买。”

“哦,哦,”那孩子拍着自己胖乎乎的小手,高兴的叫着。

看到这里,李云就想起了当时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