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五十五章 道理为准
章节列表
五十五章 道理为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五十五章 道理为准

众位师兄弟听到真传弟子大师兄说,剩下的弟子全部晋升为真传弟子。一下子,所有的人都为这个消息感到振奋。有人鼓掌,有人尖叫,有人跳起来,有人大喊我终于成为内门弟子了,有人拉着手转起了圈子……就这一句话,让这些在战场上拼死拼活的师兄弟,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

一位穿着一件水火道袍,有三四十岁年纪,三绺黑胡子飘洒下来,金簪别顶,背背拂尘,面如冠玉的道人。一踏步走出来,脚尖在地上一踏,就见李云像是被人提着扔出来一样,从人群中被甩了出来,扔到了真传弟子和众弟子之间的空地上。李云一个云里翻,啪一下子,干净朗利的站在了那里。

如梦看到这种情况,立刻分开人群,向着前面走来。

众位师兄弟看着前面的真传弟子面陈似水,一脸怒气,又看看被甩出去的李云,一个个在下面低声嘟囔——

“师弟,这前面的是谁啊?好大的神通啊。”

“切,你连他都不知道,他就是一天二地三人中的人杰子啊。”

“哟,这么大的人物找着李云这小子干嘛?”

“我靠,这事我那知道。”

“哈哈,这小子纯粹一个惹事精,迟早都会出事,怎么样,今天就出事了吧?”

人杰子上前两步,看着李云。李云就感到一种泰山压顶一样的压力,压在了他的身上。凭着自己三十马力的力量,居然有点站不稳。可见,这人杰子站在那里的压力有多强。、

众人都听见了李云骨头承受压力的格咋声,看到了李云在一点点的陷进了沙土里面。他们望着人杰子,越发的惊骇。

李云冷冷的盯着人杰子,没有丝毫的惧色:“这位师兄,不知道你把我摄到前面所谓何事。还望师兄讲明。”

就这一句话,使得后面的好多弟子,不由得伸伸大拇指,心里暗叹:高。

“李云,你这人魔性已深,居然仰仗着自己的魔宝,对自己的师兄弟动手,你可知罪?”人杰子面无表情,语气森冷。

“哈哈,”李云不但没有一丝一毫恐惧,反而仰天大笑,“师兄说我依仗法宝,仗势欺人,不知道师兄有何证据,请在这众人面前亮出来,如果我李云真是魔性太深,我会自裁以谢师兄。如果是无中生有,栽赃陷害,暗中泼水,师兄也要给我一个说法。”李云针锋相对的说道。

就这一句话传到了众位师兄弟的耳朵里,就连这些真传弟子也不由得对着李云刮目相看,这小子的风骨真硬。

“我来问你,你在这试炼场上,用的是什么东西?”

“是羊脂玉净瓶。”

“这就是一件魔器,你以为我屈说你了不成。”人杰子的语言高高在上,一副教训人的语气。

李云一咬牙,心一横,眼里放射出一股不屈的光芒:“那就请师兄告诉我,宗派规矩里那一条说弟子不得使用魔器。”

“你,”人杰子原以为自己叫出来李云训诫一会,使得这小子低头服软,也就作罢,谁知道这小子不识抬举,和自己一板一眼的叫阵,“好好好,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啊。”说着手指一动,就见舒语从人群中飞了出来。“你有没有仰仗魔器,殴打舒语,这可是二十来位师兄弟亲眼看见。”

“哼,我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原来是舒语风云会的废物,作为我们日月仙宗的杰出弟子,作为一天二地三人中人杰子,我问你,你可知道我为什么殴打他?不知道师兄问清楚了没有。”李云一副不屈服的架势,每一句都和人杰子针锋相对。

“哼,如果师兄不说这事,我还不生气,说到这事我问问你,舒语在战场上把三十多位弟子从你的宝器六阳宝伞里面,推到了幽灵魔灵遍布的地方,我问你这可是仙道所为。我赶过来,救下了十来位弟子,这些弟子虎口脱险,自然对舒语仇恨,说了几句过头的话,舒语却是大放厥词。我看不上,打了他一拳。这样子面对危险,把师兄弟推入虎口以求自己安稳的卑鄙行径,万死不足以解人恨。如果不是要把他留给那些受他害的师兄弟,我当时就要清理门户。”

“你你,血口喷人。”舒语此时恼怒的说道。

人杰子倒是笑了:“清理门户,你也要有那种资格。仰仗魔宝欺负人就是你的本事。”

“哼,我原本以为人杰子一定是一位得道之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谁知道从你今天这一番话,让人齿冷。”

“你狂妄。”人杰子又使加了一些压力。李云嘴角流出了血丝。

“我使用魔宝,却是救了二十位兄弟姐妹,他使用仙器,却是把同门推到了幽灵嘴里,我怎么狂妄了。”李云说着一口热血喷洒出来,“我救得那些师兄弟,你们敢不敢站出来给这位德高望重的人杰子师兄说明情况。”李云一声大喊,声嘶力竭。

如梦、如歌、入画……一个个弟子站出来,她们证明了李云说的话全是实话。

人杰子吃惊地看着这些学院弟子,有看一看半截腰陷进了黑色沙子里面的李云。一身手把李云的羊脂玉净瓶收走,“李云这个魔宝你不该拿着,今天我暂时替你保管,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

李云纵身跳出来,大笑:“人杰子。”

“大胆。”人杰子转身一个耳光扇在李云脸上,心说这小子真是不识抬举。

“哼,叫一声你的名字,怎么就算是大胆,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欺压我侮辱我,我连一句你的名字都不能叫。自古有云,君视臣为手足,臣视君为心腹;君视臣为猪狗,臣视君为路人。更何况你我乃是同门师兄弟,叫一声你的名字怎么错了。”

“这羊脂玉净瓶乃是青木师兄送与我的,你有何权利收去。”

“哈哈哈,青木仗着势力,把自己师兄弟的胳膊斩下,这就是魔道。”

“魔道不魔道,也要掌刑长老说了算,那为什么青木师兄没有受到惩罚,反而进入了小仙山修行了呢?”

“你……”人杰子此时真是恼怒了,这么多年来这些真传弟子也没有谁敢如此驳他面子,一个小小参加考核的弟子,居然如此的不依不饶。

“师兄,何必和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呢?”一声温柔如水的声音传过来,就见碧水身影款款走过来,“我替这孩子为师兄求个情,怎么样?不知道师兄给不给面子?”

“既然是碧水师妹说话,这件事就到此一笔勾销。”人杰子说这话,就回到了神天子的后面。

李云还想说话,被碧水用神通封住了他的嘴巴,而后扯着李云离开了这里,带着自己碧水会的成员和如梦,一起离开了这里。

看看没有其他人,一股子神念流进了李云的脑海:“没有实力,一味的逞强,不会有好结果的。你好好想想师姐的话。”

神天子对着人杰子说道:“师弟你莽撞了,这一下,你的名声要降下很多啊。”

“哼,不是当着众人的面,我一巴掌拍死他这个兔崽子。”人杰子恼怒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