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霸天生死决

面对世间重重叠叠的压迫,面对无数势力的超级强大,面对高高在上的苍天,作为一个...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四十四章 终于见到你了
章节列表
四十四章 终于见到你了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四十四章 终于见到你了

“师兄,这种考核是怎么一回事,能不能给小弟我们讲讲。”

“呵呵,我们考核所到的地方是一出独立开辟的空间……”内门弟子还没有说完,就有一个兄弟插嘴打断了他的话。

“我听说那个地方很特殊啊!”啪,有人在他脑袋上扇了一巴掌,接着吼他说道,“混账,听师兄讲解,你这里夹得什么叉。”

挨打的看了看打他头的人,知道自己惹不起,赶紧点头:“是是是。”

“嗯,”师兄看了还是比较满意,这才说,“里面所有的生物全是幽灵、魔灵这样的生物。”

妖族和魔族是这样被划分开来的,妖族是有自己的身躯,像这骨灵、僵尸、夜叉,也包括那些动物自己修炼,虽然被称为魔兽,也是妖族。

魔族是没有自己的血肉之躯,就像幽灵、魔灵,他们就是一团气体,一种流动的思想,不过这种没有身躯的魔族,比着妖族更难对付。

老道听见那个弟子这样介绍,高兴地嘎嘎直笑:“徒儿,徒儿,我们的好运已经来了,哈哈哈。”

李云一脸的不解:“师父,这一个考核怎么会有什么好运。你是说我很容易就通过吗?”

“笨蛋,我说的这一次我们遇到的是幽灵和魔灵,这太好了我们用这些东西可以在黄泉河水里,炼制元神丹。这可是增长精神最好的丹药,如果我们有了足够的元神丹,你踏入神通境界就会快上无数倍。”道爷笑呵呵说道。

一句话说的李云眼里冒出了光芒来。

如梦看到李云眼里精光四射,威风无两,四下看看,也没发现什么啊。心里感到诧异。

李云忽然感觉自己被一个人的目光盯上了,练体十重入脑的人,对于自身内部可以清楚看见自己体内的任何东西,气脉流动,血脉运行,一切一切如在眼前;对于外界十丈方圆的风吹草动,都能够立体的在头脑里面形成画面,别人的目光也可以敏锐的感觉到。顺着目光看过去,就见一位身材高挑,一脸傲气的内门弟子,眼光直直的盯着他。

那人看到李云目光看过来,很帅气的甩了一下自己的刘海,笑着说:“李云师弟,我终于见到你了。”

“哈哈,原来是房中房师兄,今天怎么得闲,来到这里啊。”李云笑着问道。

“我听王凯说我们的那些飞剑似乎你拿走的可能性大啊。这样吧,李云,只要你交出你偷走的飞剑,我就既往不咎,不知道你意下如何?”房中一脸狞笑走过来。

李云一脸淡然模样:“房师兄恐怕是搞错了,那一天我们都被六尾狐狸精给迷倒,人事不省。后来醒来,我就和如梦看见青木师兄在我身旁了,不信你可以问问如梦。”

如梦笑呵呵上前说道:“师兄,我们一醒来就在临近离火城不远的地方了。不信,您可以去问青木师兄。”说着,如梦还给了房中一个甜甜的笑。

李云心里暗笑,这个丫头真是一个鬼精灵,就算是给房中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问青木师兄的。

“哼哼,这样的小把戏还来耍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他和郑和顺的哥哥一样都到了小仙山去修行了。拿他来吓唬我没门。”房中盯着李云说道,“这样吧,你只要给我一把灵剑,我就既往不咎怎么样?”

李云就像是听到了一个开心笑话一样笑了起来:“房兄你就不要逗我了,你以为灵剑是树上的叶子啊,我随手给你摘一个。”

他们说话的声音惊动了很多参加考核的弟子,这些弟子看到是李云这一个惹不起的人物和一个身穿黄衣的内门弟子,都在远处看着,讨论着他们会不会出什么什么事。

房中眼神已经变得阴森起来:“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子,我告诉你。”

李云脚步一抢,前行一步,立刻人到拳到,速度快的惊人,夹杂着风雷之声,打向房中的下巴颏。

这一拳把房中打得离开地面三尺来高,一个仰八叉摔倒在地。

李云这一拳集速度、力量、技巧于一体,乘其不备,出其不意。一拳就把房中打倒在地。没等房中站起来,脚步一动,水声响起,银月江水步,真有缩地成寸的效果,来到房中跟前,一只脚踏在房中身上,右手对着房中的脸乒乒乓乓的扇了五六八掌。而后快速离开房中,退回到如梦身边。就好像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脸上笑呵呵地看着房中。

房中站起来,两个脸蛋子已经是乌黑通红的了,就好像演戏化妆以后的摸样,肿起来老高老高的。

参加考核的弟子看见房中这样,一个个乐的脸上开了花,笑声不绝于耳。

房中大怒,抢前一步,抓着一个弟子腰中的佩剑,对着李云劈头盖脸砍杀过来。

但是房中不知道他的出剑动作,在李云的眼中好像是一种慢镜头的存在。

经过了几天几夜的地底杀戮,李云突破了八九重以后,进入第十重,所有的感知和武技都上升了不止一个层次,面对房中刺过来的一剑,李云身体一矮躲过这一剑,随后右手一抓,就好像房中故意不刺中李云把手腕交到李云手中一样。

李云对着房中的胯部就是一脚,砰的一声,把房中踢出去好远,撞翻了三个弟子,才落到地上。

随着房中落地,李云如影随形,还是刚才的招数,一只脚踏着他的胸脯,一只手抓着他拿宝剑的手腕,另一只手对着房中的脸部,乒乓就是好几巴掌。而后,又快速退过来。

“哼,不要以为你是内门弟子就可以为所欲为,不要以为你仗着自己的势力就可以自以为是。你以为别人都是好捏的柿子啊。你想偔(就是硬要的意思)我灵剑,想瞎了你的眼。”李云站在那里轻声说道。

房中站起来,嘴角滴滴答答流下了血液,原本以为,这个李云不过是一个新进学院的人物,虽说他杀死郑和顺,大败狂风会,也也以为那不过是学院弟子,实力太弱的缘故,自己收拾他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就算是李云那天没有拿走灵剑,但是,这小子本来夺了郑和顺一把,听说前几天又买了一把。只要自己打得他满地找牙,凭借自己的这一身灵器衣装,不愁他不认输。

谁知道,这小子居然如此的扎手,在这里痛打自己,使得自己在人前丢尽了脸面。

脚下水声流动,剑如烈火。婉转成为一个光圈,如同太阳。

李云脚步转动,好似没有先前那么轻快了。就听见吃啦一声,房中的宝剑,穿着李云的衣服刺过去,挑下了李云衣裳的一大块。

“住手,”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就见一位鹤发童颜的长老,来到这里,一把抓住房中的手腕。

李云似乎被房中的宝剑带动的已经不能自主,就见他转了两圈,窟通摔倒在地。

莲儿看到李云躲闪慢了一拍,心里就一颤,接着见到房中手中的宝剑,刺破了李云的衣服,惊得她尖叫一声。又见李云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看到李云倒下有一点不解。

见到长老来到,抓住了房中的手腕这才明白李云一定有阴谋。因此看着李云不觉笑了一笑。

“房中,这是弟子考核的地方,你来这里仗剑行凶,你以为仙宗没有了规矩了吗?”长老沉着脸问道。

房中两脸被李云打得肿胀得如同两只气蛤蟆,说话都不利索了:“长老,我,我没有。”

却见李云站起来,脱下了那一件被房中挑破一大块的衣服,举在自己的胸口,眼中涔涔流出了眼泪,他带着哭腔对长老说:“长老,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今天是我们考核的日子,我来到这里,房中学长就叫着我,点着我的鼻子,向我勒索说要我把那天我买的水纹清风剑教给他。长老,你知道那可是我的性命啊……”